污小说总裁整夜没拔出 性过程写得详细的小说

污小说总裁整夜没拔出 性过程写得详细的小说

污小说总裁整夜没拔出 性过程写得详细的小说第一集

“我没那么冲动。”林凡笑了一下,他说道:“是一些其他的事情。”

“那就好。”容云鹤点头起来。

林凡问道:“还请师父告诉我狐仙族的领地在哪里,去准备去一趟狐仙族所在的地方。”

“狐仙族?”容云鹤奇怪的看着林凡,问道:“你小子好端端的,去狐仙族干什么。”

林凡笑了一下,并没有回话。

容云鹤对自己这个徒弟也算了解,知道林凡既然不想说,他也不会穷追不舍的问下去。

容云鹤沉思了片刻,随后说道:“狐仙一族在桃花山脉内。”

“桃花山脉?”林凡疑惑的看着容云鹤。

容云鹤点头起来:“没错,他在一座原始森林北边,毫无人烟,那里是妖怪的天堂,当然,都是受狐仙族统治的妖怪。”

“寻常人,根本不可能靠近桃花山脉。”容云鹤对林凡说道。

他们并不知道林凡金丹被毁一事,还以为他依然是三品真人境呢。

而林凡,也不想找容云鹤帮忙去找狐仙族换圣甘露。

按照归碧海所说,若是沧剑派去帮他获得圣甘露,恐怕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自己如今的样子,他不想拖累沧剑派。

所以他想靠着自己去得到圣甘露。

容云鹤说:“回头我将桃花山脉所在地的地图给你便是,不过话说回来,这一次,也辛亏得到棋仙前辈的帮助,否则你小子,可就真的危险了。”

“棋仙?”林凡奇怪的看着容云鹤。

容云鹤见他脸上困惑的样子,说:“喂,我说小子,你该不会不知道棋仙前辈的身份吧。”

“我还真不知道。”林凡尴尬的说:“我和归碧海前辈,是在妖山岭,最初有过一面之缘。”

林凡简单将自己和归碧海认识的经过说出。

容云鹤听得目瞪口呆:“乖乖的,你小子狗屎运也太好了,你知道他是谁吗?那可是棋仙啊。”

“就算是全真教,正一教这样的势力,也不敢轻易得罪的超级强者。”容云鹤急忙说道。

林凡也是有些惊住了,瞪大了眼睛:“正一教,全真教也不敢轻易得罪?”

“废话。”容云鹤连连点头起来。

这时,就连旁边的郑光明,方经亘,容倩倩也是大吃一惊。

他们知道之前来的那个归碧海很强,可却也没有想过竟然会强到这样的程度。

王进一个全真教的四长老,便能轻易的压得沧剑派喘不过气来,甚至随手便能灭掉沧剑派。

整个全真教,内部庞大的势力可想而知。

这样一个势力,不敢得罪一个人。

可想而知,这人强到了什么地步。

林凡问:“那他是什么境界呢?师父,还有,七品真人境之上,又有什么境界?”

容云鹤沉吟了片刻,说:“七品真人境之上,便为解仙境。”

“解仙境?”林凡问。

容云鹤点头说:“解仙境之上,便是地仙境,也被人誉为,陆地神仙。”

“而我们的老祖宗伏虚,便是地仙境的强者。”

“而刚才的棋仙归碧海,便是地仙境,也是人间少有的超级强者。”

一旁的方经亘好奇的问道:“那全真教教主等人呢?是什么境界呢?”

容云鹤呵呵笑道:“他们都是解仙境的强者,因为一旦到达地仙境,便会彻底隐居起来,不再参与阴阳界的风云。”

“阴阳界的权利,势力,在地仙境强者面前,就是玩笑,他们一个人,便是一支军队。”

“呼。”林凡重重的吐了一口气,他可谓也算明白,归碧海这样的人的实力,已经彻底的挣脱了权势的枷锁。

容云鹤重重的拍了一下林凡的肩膀:“徒儿,你的潜力我很看好,未来,必然能成为解仙境的强者。”

林凡苦笑了一下,没有说话,现在自己金丹都裂了,还谈什么成为解仙境啊。

先想办法修复金丹再说吧。

林凡作揖说道:“师父,我先去一趟狐仙族,还请帮我照顾好紫夏。”

“恩。”容云鹤从屋中,取出一个地图,在上面标注了一个红圈,点头起来:“这里就是桃花山脉,虽然不知道你小子为什么突然要去狐仙族的领地,只不过,去吧,小心点就是,你的实力,去狐仙族也没有什么大碍。”

林凡深吸了一口气,忍着伤痛,点头起来,接过了这张地图。

……

日月神教的总部,坐落在曾经星月剑派的山门之中。

金楚楚来到日月神教后,并不习惯,这里的人,一个个都尊崇着她,见面鞠躬,开口闭口就是教主大人。

她其实好几次都想逃出去找林凡老大玩,只不过却一直没有机会。

这天,她坐在书房中,看着书,打着哈欠。

她现在每天唯一的念头,就是吃的东西变着花样的来。

来日月神教这么久了,她都还没吃过重样的东西。

不得不说,程新月也挺有本事,满世界搜集美食,花重金,全世界聘请厨师,不管是饭菜又或者其他,全都不重样。

而且日月神教中的事物,都是程新月和高一凌商量着处理。

当然,程新月话语权更大一些。

金楚楚就如同吉祥物一样,每天闲得很。

砰砰砰。

“进来。”金楚楚手托着下巴,翻看着书籍。

程新月从门外走了进来,面色凝重的说:“教主大人,我有要事禀报。”

“要事?”金楚楚奇怪的问:“你和高一凌商量就是了。”

程新月脸上露出苦笑,说:“林凡死了。”

其实按理说,林凡也不是他们日月神教的人,死不死,和日月神教也没任何关系。

只不过谁让教主和他关系好啊。

隔三差五让自己打听林凡的消息。

金楚楚楞了一下,面色凝重起来,说道:“什么时候的事?怎么死的?”

“昨天,才得到的消息,据说,是被全真教四长老王进给逼得自杀而亡。”程新月道。

金楚楚坐在原地,浑身上下,浮现出了浓烈的杀意。

整个房间中的温度仿佛都降低了十几度。

程新月还是第一次看到金楚楚这个表情,脸色冰冷得吓人。

“教主,教主。”程新月喊了两声。

“他说过,我在日月神教干得不好,还要给我管饭的。”金楚楚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她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大声说道:“给全真教下战书!”

污小说总裁整夜没拔出 性过程写得详细的小说

污小说总裁整夜没拔出 性过程写得详细的小说第二集

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 世间百态

只听夕阳话音一落,络腮胡男子的身躯犹如风化一般,快速的干瘪下去,在瞬息之间化成一具干尸,死于非命。

众多山贼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

一语断生死,这份能力,这种神通,让他们感觉到头皮发麻,肝胆发颤。

若是对付一个普通人,在场的众人都能够做到,但是,络腮胡男子的修为可是仙帝巅峰,这若是放在三界之中,也是一个响当当的大人物,现在竟然因为白衣少年的一句话,竟然莫名陨落。

众人惊恐的看着夕阳,脚步不断的向后退去。

“还有谁想要我的过路费?”

夕阳笑吟吟的看着众人,淡淡问道。

听到夕阳开口,众人心脏猛的一跳,都以为夕阳又施展出来那恐怖的手段,要让他们也步入络腮胡男子的后尘。

等听清楚夕阳的话语之后,他们才微微松了一口气,急忙陪着笑脸说道:“前辈,晚辈有眼无珠,不知道前辈从此经过,还望前辈不要跟我计较,放过我们吧!”

特别是那个魂族之人,在说话的时候,魂体之上浮现出来一丝丝的涟漪,仿佛是惊恐到灵魂都在颤抖。

“放过你们?”

夕阳脸上的笑容忽然一止,面光变得冰冷起来,幽幽说道:“你们可知道,仙界有莫大的危机,整个世界都将不复存在,你们竟然还在这里拦路抢劫,打家劫舍……”

“你们让我如何放过你们?”

夕阳的话语虽然平静,但是,却透漏出一股刺骨的寒意,让众人感觉到不寒而栗。

“前辈,我们也不想啊,修为到了我们这个程度,在哪里都能够逍遥一方,又何必作出这种勾当呢!”魂族之人急声说道。

其余劫匪虽然没有说话,却也纷纷点头,赞同魂族之人的话。

夕阳的眉头微微一皱,也感觉出来事情有一些诡异,堂堂的仙帝高手,虽然在仙界算不得顶尖高手,但也是中坚力量,怎么肯能作起来打家劫舍的勾当?

莫非这其中有什么隐情?夕阳心中暗道。

虽然他曾经一击惊动苏醒数百个吞天魔兽,但是,这并不代表夕阳愿意看到仙界被吞天魔兽吞噬,关于这样的事情,夕阳遇到了还是想要尽一份力。

之前少飞也说过,天地万族为了对抗吞天魔兽,已经握手言和,现在却冒出来数个种族拼凑出来的劫匪,这显然是在破坏安定。

而且听魂族之人的话语,显然是他们也不愿意这么做。

“你们有什么苦衷?”夕阳狐疑道。

魂族之人闻言,微微一顿,旋即沉声说道:“前辈,我们这些人都是被自己种族排斥出来的,我虽然是魂族却被魂族众人所唾弃,甚至还被魂族之人追杀……”

“像我们这样的人,还有许多,都是由于各种原因,得罪了种族之中大佬,他们已经对我们下达了必杀令!”

“我们这么多人聚集到一起,也只是为了照应,不被自己种族的人追杀?”

听到这里,夕阳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自然有恩怨纷争。

虽说在吞天魔兽的危机之下,这些纷争都掩藏了起来,但是一些掌权之人,却能够随意找到借口向仇人发难,之前的红云老者,不正是这种。

想到这里,夕阳看向这人的目光柔和了一些,若不是他自己修为高强,说不得他也回沦落到他们其中一员。

“你们现在所做的事情,不仅仅是为了相互有个照应吧!”夕阳目光一凝,忽然幽幽问道。

听到夕阳的质问,魂族之人稍许沉默,回答道:“前辈,我等修炼到如今境界,若是连最简单的快意恩仇都做不到,我们努力修炼还有什么用!”

“在仙界危机的情况下,天地万族联合起来,只要一个种族之中发出通缉令,等于天地万族全部都在通缉……”

“我们一个个仙帝境界的高手,就犹如过街老鼠一般被他们追杀,若是做不出来一点反击,我们干脆抹脖子自杀算了。”

说道这里,魂族之人的声音近乎在咆哮,仿佛是想要将心中的压抑宣泄出来。

一个半人半虎的不知名种族之人,也激动的说道:“所为的仙界危机,其实是他们自己害怕仙界被吞噬,让他们没有了皈依的地方,所以才回联合起来……”

“但是我们呢?我们若是一点反应都不做出来,恐怕仙界没有消失,我们便提前消失了……”

“在前辈眼里,可能感觉仙界危机事关重大,但是,在我们这群流浪种族眼里,仙界危机不过尔尔,我们连明天的太阳都未必能够看到,仙界危机对我们太遥远了……”

众多劫匪的情绪被渲染起来,他们在仙界饱经风霜,历经险阻,心中不知道憋了多少的怨气和恨意,在这一刻,他们将心中的怨恨都释放出来,歇斯底里的咆哮起来。

“我们是小人物,但是,我们也要抗争,他们想要联合,想要安定,我们就偏偏不让他们安定下来,他们想要让吞天魔兽惊动,那我们就不断的寻找沉睡的吞天魔兽,将他们全部惊醒……”

“我们就是要告诉这些人,想要杀我们,可以,但是必须要付出血的的代价!”

夕阳沉默,天地万族对抗吞天魔兽是为了生存,他们对抗天地万族,也是为了生存,生死存亡都朝不保夕,还谈什么天下大义。

这一刻,夕阳显得有一些意兴阑珊,原本准备顺手将他们斩杀的念头,此刻也打消了。

“凭你们这些蝼蚁,也相让我们付出代价,简直是此人说梦!”

“给我死!”

正在这时,一道冷漠的声音忽然传来,下一刻,天地之间下起来毛毛细雨。

那些满腔怨意,恨意滔天的的劫匪们,被细雨击穿身躯,好似万箭穿心一般,带着不甘和遗憾从天空之中坠落下去,死不瞑目。

“夕阳小兄弟,不要听这群畜生胡说八道,他们自以为是的行为,不知道仙界有多少人因此葬身……”

“大丈夫立足于世间,快意恩仇无可厚非!”

“但是,因为实力不足,无法报复敌人,就去报复其余无辜的人,这种人,死不足惜!”

污小说总裁整夜没拔出 性过程写得详细的小说

污小说总裁整夜没拔出 性过程写得详细的小说第三集

第429章 说故事

舒韶玥看着温罔像个傻子一样的带着自己赏梅,皱着眉,这么冷,也不知道他那里来的这么多精力,在这雪地里撒欢的给自己折红梅,说是要给自己最好看的梅花。

舒韶玥看着温罔二傻子的模样叹了口气,果然,这个人无论变成什么样,都改变不了自己的本质!

远处人影攒动,舒韶玥低垂着眼眸,偷偷将怀中的密信拿出来,放在一块石头下面,随后踩了两脚。

她相信,桃红会发现的。

“你在干什么?”

温罔捧着一束红梅,走了过来。

“没什么,红梅呢?”

舒韶玥淡定的看着温罔,只是温罔罢了,并不是其他人,若是其他人,自己定然不会冒险。

温罔将手中的红梅递给舒韶玥,笑了笑。

“我本来想要寻最好看的红梅给你看,可是挑来挑去,最后把所有我觉得好看的都折来了。”

温罔看着舒韶玥,他想把最好看的都给舒韶玥。

舒韶玥看着温罔手中红梅,开的甚好,加上红梅冷香,让人心情愉悦,舒韶玥嘴角不禁扬起一抹笑。

“很好看!”

“好看,我就给你摘一辈子的红梅可好?”

为了舒韶玥嘴角这一抹笑,温罔觉得,为她摘一辈子的红梅,也值得。

舒韶玥看着温罔怀中的红梅,心中叹了口气,这傻子,什么时候才能想起来。

“我们玩一个游戏吧。”

舒韶玥抬头看着温罔,温罔自然是同意了,只要和她在一起,做什么都好。

“好啊,你想玩什么?”

舒韶玥接过温罔手中的红梅,随即开口道。

“我们去马车上玩吧,这外面太冷了。”

温罔点头,随即挑起车帘,让舒韶玥先上了马车。

舒韶玥坐在马车之中,马车上备有炭炉,温暖很多。

温罔为舒韶玥倒了一杯热茶,舒韶玥接过,呷了一口,暖了暖身子,随即开口道。

“以物换物,我用一个故事,换你一个同样的故事,你觉得好不好?”

“好啊,怎么换?”温罔看着舒韶玥,这张平平无奇的脸,却感觉怎么都看不够,好想就这么看一辈子,那该多好啊。

温罔心中想着,嘴上带着微微笑意,月娘说话怎么听着那么喜欢呢。好像怎么听都听不够。

“就比如,我把我五岁的时候的趣事告诉你,你就给我一件我想要的东西,你把你某一岁的趣事告诉我,我就给你一件你想要的东西。你觉得可好?”

舒韶玥看着温罔,她倒是要看看,温罔记忆里的,究竟是什么?为什么会记得他是温罔。

另外,她要一点点让温罔回忆起来,他们俩之间的故事。

“好啊!”温罔听着舒韶玥要给自己说她小时候的故事,心中乐开了花,急忙同意,兴致勃勃的看着舒韶玥。

舒韶玥看着温罔,目光落在了桌上的红梅之上,随即开口道。

“我五岁那年,我爹做了小本生意,赚了点小钱,有些歹人,眼红我爹有钱,就把我绑了,让我爹交钱赎人。”

“然后呢?”温罔看着舒韶玥,如果月娘的爹有钱,那么她怎么会变成流民,被自己所遇见。

舒韶玥挑眉看着温罔,故事才刚刚开始,他着什么急。

“我爹给了他们钱,可是……嫉妒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他们竟然想着,收了钱,就把我杀了,让我爹人财两空。”

温罔听得心惊,看着月娘,眼中多了许多怜惜,她……自小就这么苦吗?

“我也算聪明,本来想着等我爹来接我,听到他们要杀我,于是,我晚上趁他们睡着了,然后连夜逃了……”

听到这,温罔松了一口气,还好,她无事。

“我年幼,不认得路,当时正是灾年,我稀里糊涂的就混着灾民四处流离。我至今还记得,没有东西吃,没有衣服穿,瑟瑟发抖的蹲在墙角的感觉。”

温罔看着舒韶玥,伸出手,将舒韶玥拥入怀中。

“我在!绝对不会再让你过这种日子!”

舒韶玥看着温罔,叹了口气,将温罔推开,即便是没有他,自己也不会再过那种日子。

“我记得有一日,寒风吹得人骨头都疼,我那个时候好几日没有吃的,迷迷糊糊的,好像下一刻,不是冻死,就是饿死一般……可是,那一日,有一个小公子,长的很好看的小公子,他给了我一包点心……”

“然后呢!”温罔语气之中酸酸的,什么好看的小公子,若是能回到月娘的五岁那年,自己定然会把月娘带回家,好好的养长大,一包点心而已!让月娘记了这么些年,真是可恶!

舒韶玥何尝听不出温罔语气之中的醋意,笑了笑,继而开口道。

“我靠着那个小公子的点心,竟然撑到了我爹找到了我。所以,若是没有那个小公子的点心,我估计已经在冻死之前饿死了……”

舒韶玥说着有些感慨,看着温罔,还没回忆起来吗?

温罔幻想着,一个小男孩,救了年幼的月娘,心中气愤不已,这是什么?又算什么,真是的,让月娘记这么久!让人生气。

让舒韶玥失望的是,温罔这个二傻子什么都没有想起来,却吃起了干醋。

“我记得了那个小公子的名字,还有他的身份,一直记着,直到后来我找到了他。”

舒韶玥看着温罔,她的网已经撒开了。

“然后呢!”温罔着急的看着舒韶玥,下面呢?难道月娘后来去报恩了?报恩无外乎几种,最显目的,就是什么以身相许什么的……月娘该不会以身相许了吧!

想到这,温罔心中如同吞了苍蝇一般,难受的不行,他为什么不早一点遇到月娘!为什么现在才遇到。

舒韶玥察觉到温罔的不对劲,随即开口道。

“我五岁的故事说完了,你还没有和我换东西呢。”

温罔微微一愣,随即开口道。

“你想要什么?”

故事接下来又是什么?月娘和那个小公子又如何了?

舒韶玥看着温罔,凑上前,看着温罔。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