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姐姐很虚幻 邪恶全彩之邪恶爱大全

这位姐姐很虚幻 邪恶全彩之邪恶爱大全

这位姐姐很虚幻 邪恶全彩之邪恶爱大全第一章

张峰只是突然想起这个问题而已,就连他刚刚到江市的人,都已经认识了这么多人,老定,宁媛,郭晓兵,秦淼,蓝梦,等等等等,他只是刚刚到江市而已,而李小雨是在这里生活的人,却根本没有看到过李小雨的朋友过来找过她,也从来没有听李小雨说起过她的朋友。

对于做侦探的这一行来说,李小雨都应该是朋友越多,交际越多,得到的消息线索就越多,但是李小雨就连她的侦探社都只有他自己一个人,还很久都没有打扫过了。

李小雨听到张峰问出这样的问题,愣了一下,然后竟然笑了起来,只是笑容里面多多少少有一点苦涩,李小雨对张峰说道:“要是你被朋友出卖过,也许你就会像我一样,不再想相信任何人,因为任何人都有可能是置你于死地的那个人。”

李小雨好像想起了以前的事情,叹了口气,张峰看得出来,李小雨现在心情沉重,张峰有点不好意思,说道:“那个,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真的有那样的经历,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你觉得难受的话,可以不用说的。”

李小雨却又笑了笑,仿佛她根本就不在意那件事情了一样,但是张峰看得出来,那件事情还是在李小雨的心里,就像一根刺,扎在心里永远拔不掉。

李小雨说道:“无所谓了吧,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就算说出来也没什么了,我又不是那个时候的小女生了,都是成年人,那一点事情都接受不了的话,还做什么侦探,今天你恰好帮我提起了这件事情,我也想说一下。”

张峰听到李小雨这样说,也没有再说话,有时候,有些事情要说出来才不会那么难受的,这一点张峰很明白,所以也没有阻止李小雨,她愿意说,那他听着就是了。

李小雨叹了口气,一副要面对前尘往事的样子,说道:“以前我还是警察的时候,经常和前辈一起出去工作。”

“后来一个男人到了警察局,他成为了我的搭档,他跟我不同,他除却了一个得了重病的母亲之外,就只剩下父亲逃走之前留下的一屁股高利贷,但是即使是这样的环境长大的,他的性格还是想惩奸除恶,要不然他也不会当警察。”

“我之前也跟你说过的吧,我那时候特别开心有一个这样的搭档,我可以跟他去出任何任务不会被人打扰。”

说到这样,李小雨停顿了一下,张峰知道,前部分是美好的回忆,后面的,肯定就是阴影了,张峰给李小雨一点鼓励,说道:“听起来,是一段很不错的记忆。”

李小雨听到张峰的话,转头看着他笑了笑,说道:“是啊!那段日子真不错,我和他到处跑,很多以前一直抓不到的罪犯都被抓拿归案了,我们是警局里面的黄金搭档,但是好景不长,我们只做了两个月的搭档,我就被他,我最信任的搭档,出卖了。”

李小雨说到这里,还是难以掩饰自己心里的伤感,也许对于她来说,那真的是一件不想再记起的往事吧,张峰从来没有看到过李小雨这个样子,虽然平常咄咄逼人的李小雨让他觉得有点讨厌,但是他现在反而有点想以前的李小雨了。

张峰说道:“好了,你要是不想说的话,可以不用说的,我说过了吧,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愿意再提起的往事,你也不例外,要是不想说,就别说了,省的给自己添堵。”

李小雨听到张峰的话,知道他是为了自己好,但是李小雨还是显然没有放弃说出这段往事的意思,说道:“是,往事不堪回首,但是难道只要不提起就会忘记吗?不可能的,如果可以的话,我绝对不会提起这件事情,再也不会,但是越是不说,我反而觉得忘不掉,特别是晚上,闭起眼睛的时候。”

“每天晚上闭起眼睛,我就可以看见那些因为他死了的警员那副痛苦的样子,我完全忘不掉,直到现在,如果让我再看到他的话,我会毫不犹豫的给他一枪,不,一枪打死他太便宜他了。”

李小雨越说越激动,渐渐车辆行驶的方向变得歪曲,张峰知道李小雨这是情绪失控了,连忙伸出脚踩下刹车,车停在了路边,李小雨还是没有冷静下来。

张峰把李小雨的身体摆正,让她看向自己,说道:“你是不是疯了?这是在马路上,你想死是吗?无论以前发生了什么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不是吗?你还活着就好好活下去,别把生命搭在这样无论的事故里,猪!”

李小雨听到张峰的话,就好像心里最深处柔软的地方被扎了一下,瞬间眼泪就绷不住了,哭了起来,说道:“张峰,对不起,我没想到会这样,之前我每次说起这件事情就会情绪失控,对不起,我还以为现在不会了,没想到我还是这么在意这件事情,对不起。”

李小雨哭了起来,像个脆弱的婴儿无助又迷茫,本来张峰觉得要李小雨说出来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是再一次揭伤疤,说知道原来憋在心里才是对她造成严重的二次伤害。

张峰抱住了李小雨,说道:“你说吧,把那些事情都告诉我,我在听,虽然我可能不能帮到你什么,但是我只是可以帮你分担你痛苦的记忆,说吧,我听。”

李小雨听到张峰安慰的话,哭的更加厉害,伤心的时候,要是有人在旁边安慰的话,会让人哭的更加激烈的,李小雨哭了很久,直到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这才冷静了情绪。

李小雨说道:“那个时候我们到亚非那边执行任务,抓一个跨国的大盗,但是他出卖了我们,除了我,所有人被他害死了,后来才知道,他本来就是那个跨国大盗的一员,因为知道江市的警方在查他们,才潜入进这里来的,就是等一个机会。”

“但是最后我才知道,一切都是假的。”

“假的,都是假的,瘫痪的母亲是假的,那只是他随便在医院那些家属觉得是负担的患者里面买的,因为不会说话,植物人,所以根本不能揭穿他,出任务之前他就把那个病人杀了,还有父亲留下的高利贷,都是假的,那个高利贷也是他自己安排的。”

“如果不是我的父亲不放心我一个人出国,事先安排了人跟着我,我应该也回不来了吧!他怎么下的去手的?虽然我不喜欢他们对我的父母报告我的行踪,但是我根本没有讨厌过他们,而他们却因为我坚持要带他去出任务,全部死在了异国他乡。”

“每天我睡觉的时候就会看到他们,他们到最后都是要让我先逃,我对不起他们,但是他们最后,既然还是要我先走,说一定要我平平安安回到华夏,但是其实最该死的人是我才对,如果不是我的话,他们根本就不用死。”

李小雨把话说完,躲在张峰的怀里哭了起来,声音听起来非常难受,张峰非常理解李小雨崩溃的原因,于是就随便她哭了,这就是李小雨没有再交朋友的原因了吧,因为在江市这样的大环境里面,交到一个真心的朋友,是一件多么难的事情。

所以一直以来,李小雨除了从小玩到大的温静怡之外,不再相信任何人,也不在交任何朋友,这样的事情确实可以作为阴影一辈子记住。

张峰拍了拍李小雨的背后,给她安慰,李小雨已经没有哭了,但是还是抽泣不停,情绪也渐渐冷静了下来,最后她自己从张峰怀抱里挣扎着起来。

李小雨擦了擦眼角的眼泪,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又把你的衣服哭脏了,等一下你到别墅再洗洗吧,可别回古董店说这件事情,要不然郭晓兵该笑话我了。”

张峰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果然又是一把鼻涕一把泪,但是却没有嫌弃的意思,反而是看着李小雨,开玩笑说道:“可是你那里没有合适我的衣服啊!我可不想穿女仆装。”

张峰记起来,今天下午的时候,李小雨说别墅里,只有一套女仆装是张峰的尺寸,还问他要不要试一试。张峰跟李小雨开玩笑,希望李小雨可以开心一点。

李小雨笑了起来,但是还是隐隐的抽泣,这是哭过之后的遗留反应,避免不了的,张峰笑着说道:“好了,别哭了,妆都哭花了,现在的样子像个鬼一样。”

李小雨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张峰,委屈兮兮说道:“你能不能有点良心?你这个家伙,人家都这样了,你还来说风凉话,就不会说两句安慰的话吗?假的也好,连女人都不会安慰,你还算什么男人?”

李小雨的话只是赌气,并没有真的生气的意思,张峰当然也知道李小雨现在心情不好,说道:“好吧,这次算我不对,要是平常你这样跟我说话,我说不定会让你试一下我到底是不是男人,但是现在算了,看你都哭成这个人模狗样了,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张峰又说道:”下车吧,你这个样子也不能开车了,还要哭就把驾驶位让给我,你做我的位置再哭,快点,要不然去到别墅就要天亮了,明天很多事情要忙,我还想在天亮之前睡两个小时呢。”

这位姐姐很虚幻 邪恶全彩之邪恶爱大全

这位姐姐很虚幻 邪恶全彩之邪恶爱大全第二章

第374章 胆子最大

平阳大师看着龙辰,觉着非常地古怪。

龙辰太过于沉稳了,所以他目光盯着龙辰,并没有马上贸然地出手。

随后他朝着自己的徒弟周巡看了过去。

“怎么回事?”平阳大师问道。

听到他师尊问他话,周巡不由得眼珠子一转。

这件事情,他是不能撒谎,但肯定也要往对自己有利的去说,而且他对他师尊的了解,知道他师尊是个什么样的人。

可以说得上是了如指掌了。

“师尊,事情是这样的…”周巡酝酿了片刻后,随即大概交代了一下,前面说的那些自然都是真的,只是到了后面的那些话,却有着夸张的成分了。

周巡说的是龙辰冒名顶替,用了别人的玉牌,想要借用炼丹公会的炼丹房,而他则问龙辰玉牌是怎么来的,龙辰没有回话就打算离开。

以及他如何果断机智做出决定,挽留炼丹公会的名声,巴拉巴拉那些,说的可真是振振有词,说的像是真的一样。

这个孤儿!

龙辰倒也没说什么,他对此只是冷眼旁观,沉默不语。

而此刻,周遭的那些围观者,似乎也清楚了状况,不清楚事情真相的这些人,一脸义愤填膺地盯着龙辰,各种强烈谴责和冷嘲热讽的声音。

几乎可以说是一面倒,所有的声音都对龙辰极为不利。

彩云皱起了琼鼻。

她没想到这周巡居然如此无耻和丧心病狂,未达成目的而不择手段,人心险恶啊,果然如她少爷所说的那样,有些时候,人心比妖兽更为险恶。

诚不欺她呀。

“你们胡编乱造!”彩云气不过,随即站出来,为龙辰辩解。

她不说这话还好,一说周遭就更加确认了这种情况,所有人几乎都相信周巡所说的话。

龙辰倒没什么想法,或者说他根本就不在乎别人的看法。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里,任凭你句句在理,管你说得多么慷慨激昂,这些都没有任何卵用。

在绝对实力面前,是那么地不堪一击!

且龙辰懒得说废话,从来都是如此。

能有拳头解决的事情,自然不会多动嘴皮子,尤其是面对蛮不讲理的人,根本不需要讲道理。

大地吞血骨的世界里,强才是王道,只有自身强大了,别人说的话对自己都没有任何的杀伤力。

“小子,把玉牌交出来!”平阳大师开口说道。

龙辰皱了下眉头,随即幽幽叹息。

他本来不想跟炼丹公会关系闹僵,可现在对付却一再逼迫,他已经失去了所有的耐性,所以他倒没有说什么。

他手掌摸了一下乾坤戒,随即将玉牌屈指一弹。

那玉牌朝着平阳大师飞掠而去。

平阳大师手掌将其玉牌接下,他目光冷淡地盯着龙辰。

这一刻,他对炼丹公会已经没有什么好感了,本以为炼丹公会作为九天大陆炼丹势力的三大巨头,在招贤纳士的时候肯定也很严格筛选,即便不是精英,但肯定也不会胡乱冤枉人。

“你确定要收这块玉牌?”龙辰淡淡轻吐道。

平阳大师神色一怔,他下意识地皱起了眉头。

但龙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么问他,就如同挑战他权威一样。

他乃是炼丹公会的长老,在清月城内,身份和地位尊崇,他即将有机会突破,成为丹尊,到了那个时候,他便能够成为炼丹公会的长老,甚至有机会成为炼丹公会的巨头,拥有着极高的权利。

而周巡听到这句话后,他脸上顿时露出一抹冷笑的表情。

他对自己的师尊最了解,其权威是容不得挑衅的,通常情况下,可以请示,可以商量,但绝对不能质疑,也不可命令。

否则他师尊便不会善罢甘休。

他脸上隐隐露出兴奋的表情,隐约已经看到了龙辰那凄厉的下场。

周遭的那些围观者也暗暗心惊。

平阳大师什么性格,他们这些人太了解不过了。

眼前这个少年,竟敢挑衅,这简直就是无异于自寻死路啊。

平阳大师听到这句话,脸色也彻底阴沉了下来。

“老夫做的事情,你敢质疑?”平阳大师沉着脸说道。

那几个侍卫心中暗暗吃惊。

平阳大师除了是一位厉害的炼丹师,武道修为同样十分可怕,尤其是在武道上的造诣,简直就是百年难遇的武道大师。

尤其是在神通方面,清月郡国的学府学宫,基本上每年都会邀请他去讲授武道,这也是为什么平阳大师在清月郡国身份尊崇的原因。

那些学宫学府的长老和掌教,见了平阳大师,都只能以平辈相乘,甚至是以小辈自居,不敢稍有造次。

可眼前这个少年,竟敢提出这样的质疑,这简直是在玩火自焚呐。

龙辰听到平阳大师冷声说的这句话,心中不由得冷笑连连。

像这种不核实情况,仅仅听了身边的人一面之词就做出这等决定,实在很令他失望。

一般来说,像炼丹公会这种地方,作为炼丹三大巨头,与丹塔和药盟形成三足鼎立,不管怎么说,做事情应该都会求稳,如同他在青州城遇到的林峰一样。

只可惜,这位平阳大师,明显就根本不遵循这些。

龙辰对于炼丹公会是失望了,虽然他本身就不抱任何希望,但经历这次的事情之后,龙辰之前所说的考虑,如今却已经做了决定,不在考虑炼丹公会。

这位平阳大师,根本就没有大势力风范,甚至连他接触的那些小势力都不如。

这也叫大师?

“你会后悔的。”龙辰轻吐道。

周遭的围观者,甚至连周巡和那些侍卫在内,他们都用发疯的眼神看着龙辰。

龙辰这是疯了啊,居然胆敢在质疑后,又威胁平阳大师,这简直就是嫌自己命长了。

整个清月郡国,根本就没人胆敢这么跟平阳大师说话的,甚至到了帝都内,那些所谓大势力宗派的强者,对于平阳大师也会礼让三分。

眼前这个少年,竟敢一再调戏。

而此刻,周巡却激动不已,在他看来,龙辰已经是死人一个。

这个小子,简直是胆子最大的人了。

众人用同情的目光望向龙辰。

这位姐姐很虚幻 邪恶全彩之邪恶爱大全

这位姐姐很虚幻 邪恶全彩之邪恶爱大全第三章

楚某人睨了他一眼:“只不过是我的猜测,具体什么情况也说不准。”

“等我确认一下。”传音未必能到达小灵境,但主人和灵兽之间的联系,却可以让君狂知道不少消息。

他沉默了足有半盏茶时间,眉头一再皱紧,才睁开眼睛看着三人:“小灵境确实出了一点问题,但不是很严重的问题,只是有一个闯入者,也不知什么时候闯入的,那人进来的时候奄奄一息,老祖宗好心救了他,他却恩将仇报,搞得小灵境不得安宁,甚至还有了崩塌的迹象。”

莲帝和楚某人交换了一下眼色,柳眉微蹙:“不会是噬炎冥凤吧?”

“师姑机智了。”君狂挑了挑眉,“老鼠的儿子会打洞,他现在就藏在小灵境里面,但是却找不到,于是整个小灵境都封锁了,我要跟小白和小墨联系都非常消耗精力。”

“这噬炎冥凤就没个消停的时候了,还能不能愉快地潜伏了?”等了好些年,这货终于路出马脚,依旧是擅长兴风作浪,这让东山老祖很是感慨。

“我恐怕,这次他不兴风作浪就没下次了。”君狂冷哼一声,“他多次寄宿,就算是吞噬原主的魂魄,离开身体的时候也必须消耗接近一半,绝对不是消化一个原主的魂魄就能搞定的。而且恐怕这对他的根本还有损伤,上次就已经发现他魂魄斑杂几近枯竭了,这次恐怕也就是穷途末路上的反扑。”

一想到噬炎冥凤当年修为之高,东山老祖便觉得心下一凉:“那如果他在小灵境内自爆……”那小灵境恐怕就保不住了,隐帝门人还不知能活下来几个。

“放心吧。如果当真这个新的身体修为很高,相信我师尊不会不加怀疑地收留的。如果真的自爆能解决问题,那他根本没必要躲起来了,直接自爆不就完事了?”君狂笑说。

东山老祖恍然大悟,用力点了点头。

楚某人和莲帝相视而笑,只觉得小灵境里的事情,隐帝不开口他们便在一旁观望着吧。

“不过,我还是有点担心。”东山老祖依旧不开朗,“我比较担心,这件事如果传出去,会不会让六界人心动荡?”

楚某人淡淡地摇了摇头:“无妨,凡界人以人皇为主心骨,加上我宝贝徒儿是帝后,帝后的名声一点儿不输给人皇,所以凡界我可以保证完全没问题。”

“至于灵界,我手中有天道,他们不敢太过放肆,猜测归猜测,但终归不敢放到明面上来说。”莲帝眸中闪过一丝狡黠,“更何况,我还愁他们被整治了一番,不敢犯错误呢。”

“他们不敢才怪,刚才不是还有心想撇开城主府直接讨好翎族强者么?”君狂冷哼一声,“这群人,有贼心没贼胆,怕就怕有人给他们兴风作浪的胆子。”

楚某人闻言,摆弄着手上薄如禅意的刀片:“我的手术刀早已经饥渴难耐。”胆?来几个我切几个,全部放在瓶子里泡酒,然后逼他们喝。

君狂每次看到楚某人这样笑,都觉得这人要搞事情,惹上他,他有千万种手段让你叫苦不迭。更何况这货有的时候,说出话来确实很扎心,所以千万不要有什么料子落到他手里。

“事情就交给我们摆平,你刚突破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吧。”楚某人语重心长地拍了拍君狂的肩膀。

“要想我休息,不如早点把那群货弄走。”君狂一脸嫌弃,指了指将秦筱等人团团围住的所谓大能们。

这群人,一个个眼中的贪婪之色都不加掩饰了,真当秦筱是小姑娘好骗呢;还有那些放肆地打量的视线,他分分钟想将人吊起来揍。

成名大帝们冷眼看着这群跳梁小丑,无奈被他们堵住去路又不好上去挤,只能远远地对着君狂拱拱手。

下一刻,君狂的举动让他们再没了恭谨的意思,毕竟见人就摊手要礼物,也太有失风度了。

“我会找个机会,再跟小白和小墨进行沟通,你们就别操心了。”君狂对三人说,“记得消息共享,最好动用听到进行监视,一旦发现有不对的地方,将苗头掐灭在萌芽状态。”

“知道。”三人早已达成共识,绝对不会让人轻易在六界兴风作浪。

秦筱一脸为难地被一群修士围在中间,巴巴地越过人群向君狂投来求救的目光。

说实话,这群人的视线让她觉得很不舒服,更何况还有人故意推搡似乎是企图趁机靠近她身边。接到秦筱求救的眼神,君狂心念一动出现在秦筱身边。

“宗……宗主……”

有人差点挤到君狂身上,被君狂一瞪,立即气弱了不少,讪讪地笑着往后退。

可内圈的人往后退,外面的人却还想往里挤。

也不怪他们一群所谓的大能会像市井小民一样摩肩接踵,实在是有权在楚歌城城主府内飞的,也就那么寥寥几个。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他们又想近距离观察绝色美人,趁机揩油什么的,连秦筱的身份都不管了,哪还管什么方式?

于是,一群大能们就用这样low爆了的方式相互推挤,最终引起了君狂的愤怒。

君狂一个瞬移出现在他们身边,周身散发着凌冽的冷意,强大的域将众人包围其中,一股难以言喻的压力让大能们双腿发软,不自觉地跪了下去。

可这么挤的地方,哪有跪的空间?于是有不少人摔了,在地上滚做一团。

“噗!”秦筱忍俊不禁,笑着轻推了君狂一下,轻声说,“好坏啊你。”

“君王一怒,流血漂橹,他们还能喘气已经是我手下留情了。”还不是为了给你出气啊,竟然还想着替这群衰货求情,嗯?

被君狂这么一看,秦筱脸又红了,他扯了扯君狂的手臂,让他适可而止,自己则垂着脸根本不敢抬起来给人看。

君狂了然地看了她一眼,只觉得心情不错,这群趋炎附势的家伙似乎也不那么讨厌了,于是便收了域,看着这群人连滚带爬地让出一条路来,这才决定放过他们。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