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翼乌老师口工漫画 总裁不要弄疼我

无翼乌老师口工漫画 总裁不要弄疼我

无翼乌老师口工漫画 总裁不要弄疼我第一集

黄建强见韩峰和陆可儿向着院长张为功所在的教学楼走去,立马追了上去,喊住他们:“你们要去哪里?”韩峰、陆可儿转过身来,见是黄建强,坦言道:“我们要去找张院长。”黄建强眉头皱了皱:“你们已经考虑好要做什么项目了?”陆可儿说:“没错。”黄建强不耐烦地说道:“那先跟我说吧,我来给你们把把关。昨天,张院长就说了,让我们先商量好了再去找他。张院长的时间很宝贵,我们最好别随便打扰他。”

韩峰和陆可儿互看了一眼,然后,韩峰说了“网上跳蚤市场”的大体设想。黄建强都没有细听,就大摇其头:“‘网上跳蚤市场’?这个想法太过幼稚!我都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我昨天就告诉你们了,张院长除了广谱杀毒这块,对其他都不感兴趣。我劝你们早早放弃这种幼稚的想法。”黄建强一上来,就给他们泼了一大盆冷水,陆可儿很是不悦地说道:“黄指导员,你觉得我们这个想法很幼稚,但是张院长说不定会感兴趣呢!韩峰,我们去找张院长。”

韩峰也觉得跟黄建强没什么好谈的,于是就跟陆可儿一起往楼上走去。黄建强说服不了他们,也只好紧跟了上去,嘴中还说:“你们是不到黄河心不死!”韩峰和陆可儿都不理会他,径直到了张为功院长的办公室外,敲了敲门。张为功和蔼的声音传了出来:“请进。”

韩峰和陆可儿走进去,站在张为功的办公桌前,黄建强也跟了进来,抢着说:“张院长,我刚刚已经问过他们要做什么项目。他们的回答非常幼稚,根本行不通……”

“你还是等我先听一听再说吧。”张为功对韩峰和陆可儿倒是比较宽容,他从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中站了起来,一边走向对面的沙发,一边说:“来,坐下说。”

等坐了下来,韩峰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然后解释道:“张院长,我之所以想做这个项目,有三个方面的考虑:一是可以解决学生之间相互购物的时间、场地限制问题;二是可以促进不同院系学生间的交流;三是网上购物的方式,我了解了一下,只有美国的一个ebay网做过,国内暂时还没有人尝试这个事情。或许,凭借这个网,以后能创设一种商业模式呢!如果江中师大成为这个商业模式的发源地,对学校的声誉也非常有好处。”

张为功听得很认真,既没有说同意,也没有说不同意。

等韩峰说完,陆可儿又补充道:“张院长,我姐姐在深市一家海迅科技公司担任CTO,她听了我们的设想之后,也非常感兴趣,说可以尝试。希望张院长也能支持我们。”张为功点了点头,说:“这个想法是蛮有新意的。但是,网上买东西,会不会让大家觉得不可信?毕竟网上看不到实物。”陆可儿说:“这个问题很容易解决,可以上传照片,尽量拍得逼真一些啊!”张为功还是有些担心:“但是,如果有人觉得照片和实物不符合,要退货怎么办?”

这些的的确确是一些具体的问题,也是不能回避的。韩峰说道:“张院长,改革开放以来,我们所有的发展就是摸着石头过河的。一边发展、一边完善。这个网站若是能建起来,我们也可以一边运作、一边不断地更新迭代。”

其实后来,互联网的发展模式正是如此,一开始也是野蛮生长,先污染、再治理,先粗放、再精细,太规矩、太周全就丧失了先机,甚至做不成事情。

但是,长期在学院中、从事传统计算机教学的张为功,还没有办法意识到这一点。他只是微微点着头,但是并没立刻拍板说ok。韩峰已经微微的感觉到,张院长对这个新想法、新事物有些接受不了。

其实,这也不能怪他,毕竟张为功已经五十好几的人了,别说上世纪末,就算是现在,五十来岁的人拒绝网购的也很多。在这个年纪的人观念中,有根深蒂固的“眼见为实”的想法,买什么东西之前,总是希望能亲眼看到,亲手摸到的。张院长虽然是大学教授,但是在某些方面也有他同时代人的习惯和印记。

所以,听了韩峰他们的话后,张为功又转向了黄建强:“黄指导员,你是怎么看的?”黄建强早就想说话了,此时听张为功问自己的态度,立刻受宠若惊地说道:“张院长,我的想法跟韩峰、陆可儿不同,我反对搞这个‘网上跳蚤市场’的项目。理由也有三个:首先,在张院长您的带领下,病毒查杀防护一直是我们院系研究的重点学科,尽管不能说一定能赢江中大,但是我们也是拥有核心技术的,为何不继续深化这个项目呢?通过做‘广谱杀毒软件’我们也可以看清楚我们的研究到底已经到达了什么程度,在江中各大高校中到底排在什么样的地位。如果真能赢得一等奖,那么我们江中师大特别是我们系的声誉将一跃而起。

“第二,对韩峰说的,网上购物说不定能够创新一种商业模式,我的想法是,定位不准。要知道我们是一个师范大学,不是一所商业大学或者商业机构。我们有必要去创新商业模式吗?就算我们创新了,别人还会说我们不务正业呢!如果这个商业平台搞起来,我们的大学生都在上面开店,食堂、上课、听报告的时候,说不定都在买卖商品,这不就乱套了!我们要搞的是教学,而不是经商!

“第三个反对的理由是,我也有张院长同样的担忧,万一因为假货、照片失真等因素出现买卖方的矛盾,甚至造成纠纷等问题,不仅仅影响教学生活秩序,还会影响我们学校的名声。我们江中师大的学习氛围一直很好,不能被这种所谓的“网上跳蚤”商业模式给败坏了!”

黄建强故意将“网上跳蚤市场”叫做“网上跳蚤”,就是为了表示自己对这个项目的极其不满。

不得不说,黄建强是有几分口才的。

张为功听了黄建强条理清晰的几点分析,微微点头。可以看得出,张为功在这个事情上,也颇为犹豫。

陆可儿看出了张院长的犹豫,立刻说道:“我觉得,黄指导员的说法,有些危言耸听了。我认为江中师大是一所综合性大学,不是一所师范专科学校,我们不能自我限制,教学要有,商业也应该鼓励,这样才能让我们学校发展得越来越好。另外,别不相信学生,就算有了‘网上跳蚤市场’,他们肯定也能合理安排好上课、学习和买卖,网上买卖其实也是一种很好的社会实践。至于,‘广谱杀毒软件’研究完全可以在平时不断深化,但是去参加挑战杯,我认为需要一个更新的理念和产品。”

陆可儿等于是把黄建强的意见给一一驳斥了。黄建强还想要辩解,张为功忽然说:“好了,你们双方的意见和想法,我心里有数了。关于这个事情,让我再好好考虑下。我会及时给你们一个答复的。今天,就先这样吧。”张为功的意思等于是说,他要独自再权衡一下,现在他要送客了。

韩峰知道多说无益,目光跟陆可儿碰触了一下,两人就站了起来,对张为功说:“张院长,那我们先出去了,我们等您的通知。”张为功点了点头,说了一声:“好。”等韩峰、陆可儿一走,黄建强又说话了:“张院长,这两个小孩子不懂事,你辛辛苦苦带的‘广谱杀毒项目’他们不想搞,却要搞什么‘网上跳蚤’……”不等黄建强说完,张为功却打断了他的话:“你也可以出去了。”

黄建强脸色一僵,虽然心有不甘,但既然张为功发话了。他也只好朝外走去。

等人走了,张为功端起茶杯,慢慢地喝着茶水。他现在心里还是很矛盾的,关于“挑战杯”的项目选择,到底是“广谱杀毒软件”,还是“网上跳蚤市场”?一个是自己培育多年的项目,另外一个是两名优秀学生的创意想法。张为功真的很难抉择……

走出张为功办公室,黄建强腹诽道:“老家伙,我处处为你着想,你却总是对我冷言冷语。不用多久,我就用不着看你脸色了!到时候,你会知道我的可贵的。哼!”

这样想着,他忽然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他要去找徐音,跟这个漂亮的小女孩培养培养感情,为接近她的父亲打好基础。

黄建强在办公室里,找到了徐音宿舍的电话,一个电话打了过去,找徐音。

此刻,已经快到吃晚饭的时间了,徐音正准备联系韩峰,一起去食堂吃饭。但是,她给韩峰的宿舍打了好几个电话,韩峰都不在。她正纳闷,韩峰去了哪里,电话响了起来,难道是韩峰打来的?徐音欢快地接了起来,正要问是韩峰吗。对方却自报家门,说自己是指导员黄建强,需要她去一趟他的办公室。

徐音不知道黄建强找她干什么,但他毕竟是指导员,所以她还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她又给韩峰打了一个电话,本想告诉他一声,但还是没能找到他。徐音只好独自一人往教学楼走去。

无翼乌老师口工漫画 总裁不要弄疼我

无翼乌老师口工漫画 总裁不要弄疼我第二集

过完生日,江清池不想那么快回学校。

学校现在对他而言没有太大的吸引力,因为没有想要见到的人。

正好借着周末,高中的几个兄弟叫在一块聚聚。

男生和女生不一样,女生可以一个月不出门,宅在家里有吃有喝就行,男生不行,人脉、圈子需要通过场合来联系。

不过——

江清池通常不需要主动去联系别人,因为都是别人主动联系他,他的朋友都是同圈子的人,父母要么是总裁,要么是医生,要么就为官为军。

他自己开跑车去饭店的,也就是在自己地盘,江北渊才给他一辆车。

到了饭店,前台和服务员的眼睛黏他身上,跟雷达一样,他走到哪,她们跟到哪。

这样的聚会场合,江清池穿着随意,但也不会失了他的脸面,一身休闲装,十几万的运动鞋,左手腕戴着百达翡丽的男士腕表,在学校他都不戴这么贵的,觉得麻烦,没必要。

这样的帅小伙,有颜值,又一身名牌,不看他看谁啊!

奈何,与这身行头有些不搭的,就是他脖子上围着的灰色围巾。

针织的,老土,这年头都流行流苏的。

一进包厢的门,跟江清池高中关系最好的男生勾住了他肩膀。

“这围巾捡来的啊?这么丑。”

岂料江清池一下子就沉了脸,“你再说一遍试试?”

对方名叫余昊,不以为然笑了笑,“咋了,一条围巾还不让说,***还是你妹送的?”

“滚。”

“别介啊,我还想追你妹妹呢,你妹成年了吧,可以追了吧!”

“成不成年,都没你的份儿。”江清池弯曲一根手指,在余昊的肩头戳了戳。

想追他妹妹的人能排两条长街了,他算老几?就算兄弟,也不行。

很快的,其余的兄弟也纷纷来了,几个男生碰拳头、拥抱、拍肩膀或者捶打两下,以表示彼此想念的情意。

然后坐下来,一桌子约摸着有七八个男生。

“哎,聪根还没来?”余昊吆喝了一嗓子。

聪根原名叫李聪,长得精瘦精瘦的,被大家伙叫聪根。

“根儿在后头,听说带女朋友来了,要给哥几个介绍介绍!”

这话,也不知哪个字叫江清池入心了,这厮端起面前一碗茶水喝了好几口。

不是说茶顺气吗,他怎么越喝越上火呢?

“池子这是咋了,戴着围巾不热?”

包厢的暖气开到了30度,其余人都脱外套了,就江清池自个儿脖子上围着围巾,显得分外违和。

江清池头也不抬一下,“戴着,我安心。”

话音刚落,李聪就来了。

李聪带了一个很漂亮的女朋友。

女朋友一进门就看到了江清池。

她不是故意看的,纯粹是这人的外形太出众,哪怕不坐在中间,也如同鹤立鸡群般吸引注目。

“介绍一下哈,这我女朋友,安馨。”

江清池懒洋洋抬了一下眼皮。

就一下。

下一秒把眼睛敛下了,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安馨笑了笑,“李聪,原来你和江清池是朋友啊,不早说呢!”

“哎?你俩认识?”

“啊……对呀,我俩大学一个专业一个班的。”

安馨这话说得挺骄傲的,沾沾自喜朝着江清池看过去,后者弯曲一条胳膊撑着额角,那张俊俏的脸上一点情绪都没有,似乎在走神,又似乎压根不在意安馨的套近乎。

李聪抓起桌上的瓜子朝着江清池丢过去。

“跟你说话呢,听没听见?”

江清池皱眉,声音寡淡得很,“昂,认识,不熟。”

没看见他正郁闷着吗,还没眼色往枪口上撞。

李聪看向余昊,“他咋了?”

余昊耸了耸肩膀,“不知道,跟失恋了一样。”

一句话,把江清池的气提上来了。

怎么谁都说他看着像失恋的?还有没有天理了?

揪着身旁余昊的领子,近乎咬牙切齿,“你再好好看看,我像失恋的吗?”

余昊毫不怕死:“不是失恋,就是离婚,再不然,就是被戴绿帽了?”

“你特么的才戴绿帽——你全家都戴绿帽!”

“哈哈是这样的,江清池在大学谈了个女朋友,”

安馨忽然开口说道,顺势抬手,将额前的碎发拢到耳后去,这个动作很温柔很好看,让在场除了江清池之外的男生们,都齐刷刷看向她。

意识到自己成了众人的焦点,安馨勾唇一笑:

“那个女生叫慕烟烛,名字还挺好听的呢。”

“长得咋样啊?和程欢相比谁漂亮?”一个兄弟问。

安馨不解,“程欢是谁啊?”

“哦,那是池子高中时候的女朋友,是校花。”

李聪跟她解释,顺势从程欢的朋友圈找出了程欢的照片给安馨看。

见状,安馨唇角又勾了勾。

“可能我说话比较直,我觉得这个程欢比慕烟烛漂亮多了,啊对,听说慕烟烛人品也不怎么样,挺古怪的一个女生,人缘也不好,这些我都是道听途说的哈,你们听听就行——”

“哗啦——”

饭桌一下被掀翻了。

摔在地上的盘子,反衬出安馨那张受惊苍白的小脸,连同刚刚还没说完的话,一并堵在了嗓子眼,下不去,上不来。

掀桌的那个人,居高临下,张扬的眉目淬了毒一般盯着她。

“我告诉你,我不打女人,但是!”

“让我听见你说我媳妇儿一句坏话,就特么不行!”

说完江清池抄起外套,穿上直接出去了。

像是从地狱深处冒出来的厉鬼,踏月而来,嗜血而去,无人敢惹,也无人敢跟他抗衡。

“砰!”的一声摔门声,安馨哭了出来,受惊了。

李聪拍了拍她的头发,安慰她,“行了行了,我兄弟就这样,他脾气爆,你别往心里去,回头我说说他!”

余昊叹气:“以前咱没少说程欢,也没见池子这样啊,这个咋回事,把他吃得死死的?”

“谁知道呢,先找服务员收拾东西吧。”

……

江清池离开了餐厅,瞄到围巾右下角写了两个小字。

江河。

他攥着围巾的手紧了一下。

“我是谁的江河?三天了,说你回家了,其余的都不说了,过得怎么样也不说,也不说想我,这日子还过不过了?早知道你一开始别招惹我,我哪知道会这么喜欢你。”

“你喜欢谁呢?”

身后响起一道嗓儿,把江河湖海同学吓一跳。

一扭头就看到一张不陌生的脸,瓜子脸大眼睛,精致秀丽的五官,小家碧玉的打扮,除了程欢还会是谁。

“你什么时候回家的啊,我还以为你还在学校。”

“回来庆生,明个回去。”

其实他才不是明天回去,江清池故意这么说的,转身就走。

程欢跟上他,“你过得怎么样啊?交新女朋友了吗?还是单身?”

“关你什么事?咱俩都分手几辈子了。”

江清池现在很烦程欢。

准确的说,他对除了慕烟烛之外的女人,都烦。

之前之所以跟程欢交往,就是因为她是校花,长得好看,兄弟们都说她难追。

难追?

血气方刚的小伙子都喜欢挑战,再加上男人骨子里有一种征服欲,越是得不到的才骚动,所以江清池也追程欢了。

没成想随便一追,就追到手了,感觉没什么意思。

再加上程欢生活自理能力不行,仗着家里有钱有势,平日里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除了化妆打扮,别的本事没有。

哦对,说到这,江清池不得不提一下,程欢吃面条,是一根一根的吃,吃米饭,也是一粒米一粒米地吃,江清池受不了这样的人。

江三儿跟他说,程欢妈,也就是言念情敌,就是这种一粒一粒米吃的人。

然后江清池自然而然跟她分手了。

现在郎无情妾有意,程欢对江清池念念不忘,“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你是个小胖子,你追我,我还看不上,谁知道你长大这么帅。”

“几百年的陈年旧事还拿出来提?你怎么不提***倒贴我爸那会儿。”

“哎你这人!”

程欢狠狠一跺脚。

那是老一辈的事情,犯得上算在他们身上吗!

江清池两只手抄在口袋里,旁边来了一辆公交车,看也没看就上去了,纯粹是想躲开程欢,别叫她在他耳边嘚不嘚。

窗户外面,程欢对着江清池喊了一句不知什么话。

江清池没听清楚。

他也懒得听清楚。

靠在车窗上,耳朵里插着耳机,听着周杰伦的歌,这算爱屋及乌吗,因为喜欢慕烟烛,他也喜欢上了她的偶像。

可是快瞧瞧,那些别的女人哪个不是倒贴他,就只有她,是他正牌女朋友,还对他爱答不理的。

那傻妞真的喜欢他吗?

那为什么好几天都不联系他?

江清池把那条围巾,往脖子上缠了好几圈,好似这是他现在唯一的温暖。

坐在他前面的,是一个年轻的女生,想起小时候,唯一一次心血来潮坐公交车,瞧着慕烟烛睡着了,脑袋朝玻璃撞去,他的小手贴在了她的头发上,提醒她小心点。

对着前面,小伙子忽然有感而发:

“媳妇儿,我想你了。”

前面的女生转过头来。

看背影,以为是个年轻女生,没成想是个大妈。

大妈笑得跟朵月季花一样一样的,“小帅哥,我是你媳妇儿?”

江清池假笑:“阿姨,对不住了,我是个gay。”

……

江三儿打车来接江清池的时候,某人已经被淋成落汤鸡了。

这也算活该的一种,自己连自己坐哪路公交车都不知道,中途还睡着了,一直坐到了终点站,到了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天降大雨,不淋他淋湿?

江景明撑着一把黑色的大伞,白色的帆布鞋踩着一路水花,走到了江清池面前。

后者坐在地上,低着头,头发淋透了,软趴趴地贴着他的刘海,此番此番像是一只被遗弃的小狼狗,楚楚可怜,分外应景。

江三儿把自己外套脱给他,“你怀孕了吗?”

江清池把塞到衬衫里面的围巾拿出来,“媳妇儿送的,绝对不能淋湿。”

“哦,走吧。”

“嗯。”

俩人坐在后座,同样的英气十足,俊朗非凡。

开车的司机瞅了两眼后视镜,“你俩兄弟吃啥长大的,长这么好?”

江清池:“这你得问我爸。”

江三儿:“问我妈也行。”

嘿!

俩小伙子,还挺有默契的呢。

回到家,只有狗在家,言念和江北渊出门了,江春和去舞蹈班了。

玉立生前生下的三只狗,长安和长生,都相继老去了,只有长命还活着。

江清池蹲在地上摸长命的脑袋。

“三儿,你说长命还能活多久?”

“百岁。”

“嗯?”

“长命百岁。”

“呵,还是你反应快。”

“我不仅反应快,我的行动也比你快。”

这话还没等江清池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三儿直接丢给他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串地址。

“我嫂子的地址。”

江清池第一反应是醋味儿大发,“你怎么有她地址的?”

就知道他会这么问。

江三儿叹了口气,“我有认识的黑客朋友,只要黑了你们学校的电脑,学生的个人资料,都有。”

“切。那又怎么样。”

江清池死到临头还嘴硬,把纸条丢到一边,继续抚摸着长命。

“她又不联系我,根本就不在乎我……我还在乎她做什么。”

“你知道她没有父母吗?”

“嗯。怎么了?”

“那你知道她的叔叔婶婶把她家房子卖了吗?”江三儿又问。

江清池一愣。

“就帮你这么一次。”

三儿往江清池怀里扔了一份档案。

这里面有慕烟烛大部分的家庭信息。

“难得回家一趟,就不要心情不好了,你不开心,爸妈焦虑,我和姐也担心你。”

“谢了,三儿。”

“……”三儿做了个摊手的动作,然后回房间去了。

*

“你俩也是,平时不养着老太太就算了,怎么还把她送敬老院了?”

面对村长的质问,慕烟烛的婶婶郑汝一个劲赔着笑:“村长啊,你这说的哪里话,我哪有不养老人,这不是我和慕刚都忙,怕老人家没人照顾!”

“我看这老太太身子骨硬挺着呢,前几天还看她去赶集,吆喝着卖鸡蛋鸭蛋,身子骨比谁都硬挺!”

村长越说越火气大。

“你们俩现在挣钱了,别以为就出村了。再怎么样,户口永远在我们慕家村,行了行了,赶紧把老太太接回去吧,还让一个孩子去找我说这件事,也不嫌丢人啊!”

慕然在旁点头:“就是,爸妈你们太过分了,还让我姐掺和这事。”

“听听吧,孩子都比你俩懂事!”

村长骂咧两句就走了。

郑汝跨下脸来,指着慕然,“我怎么生出你这么个东西,胳膊肘往外拐呢?啊?”

“妈本来就是你错了,奶奶才六十多,你就把她送敬老院,也难怪街坊邻居整天嚼你舌根!”

“你个小孩子懂什么?我不把她赶出去,她手头那套房子怎么翻盖?不翻盖我和你爸哪来的钱给你买房子?还有,你以后少和慕烟烛那丫头接触,免得她教坏你!”

“我姐高考考680,她教坏我什么啊!”

“你以后肯定比她强,妈相信你!”

慕然:“……”

他中考能考380,能有个学上,他就谢天谢地了!

慕烟烛去敬老院把老太太接了回来。

慕然也来奶奶家,手里提着水果和奶,要给奶奶吃。

老太太叹气,“我这牙口不行了,这些东西留给你姐吃吧。”

“姐……对不起啊。”慕然满眼愧疚。

“不是你的错,你道什么歉?”

慕烟烛眼底挂着一圈疲惫,从回家之后,就一直折腾奶奶的事情,因为怎么也没想到,叔婶把老太太赶到敬老院了。

“叔婶之前挺好的俩人,越有钱了,越忘本了,他们不仁,也别怪我不义,这次奶奶的事情,包括上次卖房子的事情,让我看透他们了。”

慕然挠了挠头发,“姐,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我爸妈怎么一夜暴富的,挺奇怪的。”

“行了不关你的事,你好好上学,先考上重点高中再说。”

慕然走了,慕烟烛把老太太在敬老院的衣服,都放到木盆里用手洗。

手机被她装在口袋里,迟迟没有动静。

四天了。

时间过得快又慢。

李雯娜跟她说,情侣之间超过两个周不联系,这种关系就定义为:自动分手。

她和江清池四天没联系了,感觉是真的要断了。

“我家丫头咋了,这几天怎么老哭鼻子呢?”

老太太见慕烟烛眼睛红红的,有点肿,自然要问。

慕烟烛摇摇头,“奶奶我没事儿,想你想的。”

老太太笑笑,没再多问。

晚上慕烟烛失眠了,躺在被窝里,翻着她和江清池的聊天记录,他给她发的语音她听了一遍又一遍,那些温暖的小时光,历历在目,是真实存在过的。

原来不知不觉,小半年就这么过去了。

爱他的时候,不觉得遥远,分手了,也要做到不打扰。

这么想着,慕烟烛竟然迷迷糊糊睡过去了,从凌晨三点睡到了上午十点半。

这是她第一次赖床这么久。

把手机开机——

手机炸了!

江清池给她打了30通电话,20通微信电话,在QQ上给她发了99+的戳。

……

无翼乌老师口工漫画 总裁不要弄疼我

无翼乌老师口工漫画 总裁不要弄疼我第三集

第392章 合纵连横!

秋末初冬的天气越发阴冷,天色更是早就漆黑一片。

一家路边随处可见的小火锅店门口,六辆和火锅店丝毫不相符的豪车静静的停在门口,随便哪一辆都可以轻轻松松的买下这个店面。

阴冷的天气里最惬意的莫过于来一口火辣爽口的火锅,即便天色已经晚了,火锅店里却依然人声鼎沸。

火锅店靠近窗户的桌子上,柳若云,王夭夭,纪东歌,邵子文,陈修,凌寒六个人呆呆的坐着,看着三个男人埋头大吃。

“唔,这肉有点老了,不怎么嫩。”李毅一筷子夹了一大片肉塞进嘴里嘟嘟囔囔的说道。

同样嘴巴里塞得慢慢的韩夕一脚就踹了上去,“老了你他么还吃的最多!”

“给我留点,饿死我了!”夏龙图嘴鼓的好像仓鼠一般嘟嘟囔囔的说道。

纪东歌下意识的将自己面前的一盘子肉往前推了推,得到了夏龙图一个笑脸,旋即就被他毫不客气的倒进锅里,那火红的辣油和滚烫的温度让那薄薄的肉片瞬间被烫熟,三只筷子几乎同时伸到了锅里,眨眼时间那一盘肉就已经被夹没了!

大吃了一通,李毅一口气喝完了边上的易拉罐啤酒,轻轻的打了个饱嗝,一脸感叹,“剧烈运动之后大吃一顿,就是舒服啊!”

听到李毅的话,在座的人不其然的想到了刚才停车场里的那一幕,脸颊猛的抽搐了一下。

没错,的确是剧烈运动没错。

一桌子菜被他们风骏残云一般全部吃光,韩夕和夏龙图也抱着小肚子舒舒服服的靠在椅子上哼哼着,突然袭来的沉默却是让餐桌陷入了一阵有些尴尬的沉默当中。

片刻后,柳若云挽了一下长发,眸中有光静静的看着李毅,“盛宣恩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

说起正事,其他人也整理思绪,凝神倾听。

李毅眼睛微眯,轻笑一声,“以盛宣恩的性格,我给了他这么大的难堪,他当然不会善摆甘休。”

“既然都对上了,那就要一次性给他来一个狠的,打的他痛入骨髓,不敢再轻动。”

他扭头看向了王夭夭,“王姐,你家里真的同意了?”

王夭夭微微颌首,“我和父亲说过了,他觉得可以,现在这件事已经由我全权负责。”

“但是事成之后的份子我们要三成。”

李毅微微摇头,“两成半,这是我能给出的最大价格。”

王夭夭凝神看了李毅半晌,旋即微微颌首,“成交!”

“那拜托明天王姐就开始按照计划来吧,声势最好闹的大一点,这样的话盛宣恩注意力大半就要放在你这边,没有心思关注我去哪了。”

“你要去哪?”王夭夭好奇的问了一句。

李毅笑笑,“盛宣恩给我在京城找了不少麻烦,我自然要解决。”

“不会太久,一两天应该就可以解决,这边,就拜托了!”

李毅郑重其事的说道,王夭夭也神色凝重的答应了下来。

独自力抗盛宣恩的报复两天,让骄傲的王夭夭也感觉到有些压力。

但是一想到那成功之后可以得到的丰厚报酬,王夭夭的心中又重新变的火热起来,妩媚的桃花眼瞬间变的凌厉袭人!

搞定了王夭夭这边,李毅又看向了纪东歌三人,歉意的说道:“实在抱歉,第一天见面,就闹出了这样的事。”

纪东歌微微摇头,“没什么,看在若云的面子上我们这么做也是应该的。”

扯了两句之后,李毅也就没和他们在说什么。大家第一次见面,不适合谈太深入的话题。

何况人家表态已经是很大的情分,在贸贸然的开口让他们涉入和盛宣恩的斗争中,只会让人感到反感。

“我说,你今天晚上又是怎么去哪的?”

李毅看着夏龙图,问出了自己今晚最好奇的问题。

这货这些天来早出晚归的也不知道在忙活些什么,居然都能够进入那个余杭最顶尖的二代圈子里,实在是很让人刮目相看啊!

夏龙图无力的翻了个白眼,“不和你说了吗,家里在余杭有产业,帮着打理下,今晚这破宴会有人邀请,我就去了。”

“对了,你要去京城?这样,我给你个电话,我家在京城也还有点能量,有什么事了说话。”

拿过李毅的手机,夏龙图输了一个号码进去,旋即扔给了李毅,惹的李毅笑骂了一句。

说完了正事,几人也没有在磨蹭,很干脆的道别。

王夭夭开着她的玛莎拉蒂扬长而去,邵子文和纪东歌等人说笑着告别,一个身影却陡然插入了他们当中。

夏龙图冲着邵子文眨眨眼睛,对着纪东歌笑着说道:“嗨美女,可以给我你的号码吗?”

邵子文轻笑一声,钻进自己的车里走了。

陈修和凌寒一脸的有好戏看了的八卦表情在边上站着,纪东歌看着比她高出半头,面目更是俊美到妖孽的夏龙图,眼神微微恍惚,旋即皱眉。

“我对比我还漂亮的男人没兴趣!”

撂下这句话,纪东歌就钻入了她那辆越野当中咆哮着远去。

夏龙图一脸崩溃,这算什么拒绝的理由,长的帅是他的错吗?

咬着牙对着纪东歌的车发了半天狠,夏龙图有些垂头丧气的转身,却是看到了憋笑的陈修和凌寒,眼睛一亮。

纪东歌走了,这不还有俩吗,曲线救国也是可以的嘛!

李毅走出火锅店,就看到夏龙图自来熟的很快就和陈修和凌寒打成了一片,笑着摇头,旋即看向了韩夕。

“你去哪?”

韩夕看了一眼沉默的柳若云,给了李毅一个眼神,“好长时间没回家,回去看看我妈,我打车就可以了,走了。”

拍拍李毅的肩膀,韩夕拦下一辆出租车离开,让空气缓缓的沉默了下来。

李毅看着眉目沉寂平静的柳若云,无奈的苦笑一声,伸手去拉柳若云,却被她轻轻躲开,那生闷气的可爱表情萌的李毅想笑,却又不敢笑。

“对不起,我隐瞒只是不想让你担心,却忽略了你的心情,实在抱歉。”

收拾心情,李毅认真的对着柳若云道歉。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