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性接触 善良的女秘书的目的

陌生性接触 善良的女秘书的目的

陌生性接触 善良的女秘书的目的第一章

第320章 二十岁的神医

听了一会儿,唐昊大概算是听明白了,这两兄弟一个支持何运海去做手术,这样至少还有一线生机;另外一个则认为老爷子年纪这么大了,应该走得安安稳稳的,做手术的成功率太低,而且一旦失败,那就会让老人死在病床上了。

实际上在唐昊看来,这两个人的说法都不能算错,但也不能够算对,其实这一切,归根结底还是得问过何运海他自己的意见后,做决定那才算妥当。

可两兄弟吵得不可开交,躺在病床上虚弱无比的何运海哪里有插话的机会,甚至就连在场的其他人都顾忌着二人身为何老爷子儿子的身份,而躲在一旁不敢发出实质性的建议,只能不停地和着稀泥。

“哎呀,大伯,爸,你们别吵了,别吵了!”

何巧影见到这一幕,她那耿直的脾气可再也受不了了,她上去将二人分开,大声喊道。

见自己的女儿出面,何魏脸色微微一愣,这才与对方分了开来,而何晋同样面色不善地走到了病房另一边,他冷哼了一口气,似乎并不想多和对方争论的样子。

“女儿,你怎么进来了?”

顿了片刻后,何魏又惊讶地望向何巧影。

“哼,爷爷生病这么重要的事情,我为什么不能来?”

何巧影没好气地对着何魏说道。

何魏摆摆手,他露出一丝微笑说道:“女儿,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不上午才刚刚来看过你爷爷么?”

说完,何魏又煞有其事地朝着何晋那头瞄了一眼,眼神中尽是得意。

何晋这下可听出来何魏的画外音了,他面色气愤地瞪了何魏与何巧影二人一眼,这对父女大概就是在嘲笑自己的儿子吧,人家孙女来看爷爷都看得那么勤,你那当孙子的儿子还要什么话好说的?

于是何晋心中可不服气了,他阴阳怪气地说道:“你们两还是别在这说些有的没的了吧,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决定咱爸这个手术,到底该不该动?”

病房内刚刚平静下来的气氛,被何晋这一句话算是又挑拨了起来,只见何魏涨红着脸,正准备开口与何晋据理力争起来。

可忽然,何巧影却又将自己的父亲拦了下来,她露出一丝玩味的眼神望向何晋:“大伯,我看爷爷的病情,未必要动手术……”

何晋闻声一愣,接着他嘴角咧出一丝得意的微笑,对自己的弟弟何魏说道:“老弟,你觉得呢?就连侄女都说不应该动手术,我看不如就这样让咱爸顺其自然,任由天命了吧?”

“唉……”

面对自己哥哥得意的眼神,何魏竟然出奇地没有开口说话,他长叹一口气,整个人摇了摇头,有些意外的看了何巧影一眼。

连自己的女儿都认为不应该去动手术,何魏甚至有些觉得,真的是自己太过固执了么?

病床上的何运海身上插着各种管子,他虽然还能开口说话,但他知道,此刻他的话已经不像是之前那般被两个儿子奉若圣旨了。

其实何运海活了一辈子,亲手打造出了何家这个在章江市举足轻重的大家族,他已经没有遗憾了,要不然他的话再不管用,坚持自己要动手术这还不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

刚刚两个儿子说的话何运海都听在了耳朵里,他也认为各自有各自的道理,所以此刻他的心情也极其复杂,索性就让儿子们替自己做出决断来就好了。

可是当听到两个儿子最后还是决定想要让自己放弃手术,何运海整个人的眼神无疑有黯淡了许多,虽然说动手术有很大可能直接死亡,他并不愿意窝窝囊囊的死在了手术台上,可要是不动手术的话,那他就怎么着也得死了……

见着众人的反应,何巧影一脸古怪的模样,她很快意识到众人理解错自己的意思了,于是她又苦笑着开口道:“大伯,爸,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咱们就算不用动手术,也可以治好爷爷的病,为此我已经特地请来一位神医,为爷爷看病。”

“呀!”

听到何巧影这话,众人面色皆是大变,就连病房内之前不敢出声的那几名何家子弟,也是倒吸一口冷气,震惊地望向何巧影。

“影儿,你可别骗爸爸,你往哪里找来的神医会这么有本事,连人民医院这种全章江最好的医院都治不好的病,他可以解决掉?”

震惊过后,何魏有些狐疑地望向何巧影,询问道。

“呵呵,老弟,我看你就别问你,你这女儿八成是在逗我们玩呢。”

而何晋则是面露不屑,他冷哼一声,又没好气地说道:“要知道癌症可是全人类的天敌,特别是咱爸的病情发展到了晚期,任天王老子来都是没有办法了。最近社会上不老是到处流传着江湖骗子么,我看这什么狗屁神医,也是个骗子吧?”

听了何晋的话,病房内众人同样点了点头,要是有一个人告诉他们,自己可以治好一个身患肺癌晚期的患者,每个人的第一反应,也都认为那个人是骗子吧?

面对着众人的怀疑,何巧影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我早就知道你们不会相信,所以我这次特地把这个神医带来了,你们看……”

说着,何巧影向旁边走了两步,将她后边唐昊的身形凸显在了众人的视线中,因为刚刚何晋与何魏两兄弟吵架吵得太过激烈的缘故,大家都没注意到唐昊的存在,何巧影这么一提,大家这才看见。

于是众人纷纷定睛对唐昊进行了一番打量,想要看看何巧影如此大吹特吹的神医,到底是何许人也。

只是还未看上几眼,众人的一双眼睛就瞪得老大了,脸上似乎在写着‘你是不是在逗我的吧’几个大字,表情十分精彩。

只见这名‘神医’模样约莫二十来岁,剃了个十分精神的圆寸短发,上身穿着白色T恤,下面穿了条发白的牛仔裤。

你要是说他是某个大学的学生,或者章江市的打工仔,估计大家还能相信;可你现在说他是一名‘神医’,估计是打死他们也不会相信了。

陌生性接触 善良的女秘书的目的

陌生性接触 善良的女秘书的目的第二章

用英文就是想让周围的人都听到。

顾念深的老婆没用,带不出手,所以顾念深才不带着一起来。

林意浅和娜娃也都听到了,他们转头。

罗兰嘴角勾着一抹冷笑,趾高气昂的。

嚯……

这个女人,她敬她是条汉子。

竟然敢在这种场合带顾念深的面子,她是真的没脑子,还是觉得顾念深会看在席夏的面子上不会跟她计较?

林意浅饶有兴趣的看着顾念深,俨然一个事外人的态度。

等着看顾念深会怎么做。

这一块的气氛都变得很尴尬,席夏看着顾念深阴冷的脸色,她脸吓得苍白,赶紧小声的责备罗兰,“罗兰,小意现在自己管理公司,很能干的,你别瞎说。”

罗兰毫不畏惧,“那是肯定的,有顾总这样的后台,怎么可能会有干不成的事儿呢。”

说完她还冷冷的勾了勾唇。

那痛快的样子,像是报复成功后的成就感。

“我很佩服这位女士的勇气。”顾念深忽然弯唇笑起来。

点点头。

别有深意的。

隔这么远,林意浅都感觉到冷。

不过她很好奇,罗兰为什么在这种场合挑衅顾念深。

她皱眉想了想,难道……那条新闻是真的?

罗兰被顾念深逼迫删了微博……

让罗兰成了整个网络的笑话,所以她怀恨在心?打着帮席夏的幌子报复顾念深?

要真是因为这个,那她就不能容忍她在这种场合欺负他们家大王八了啊……

林意浅扯了扯嘴角,眼里闪过一抹狡黠,然后她双手扶着椅子扶手,幽幽地站起身。

她站起来,脸上的面具在灯光下闪烁,大家的目光都看向她。

她弯着红唇,脚步往上两个台阶,到了第三排,她往罗兰那个方向走。

罗兰左右和前后的人看到林意浅来了,都很热情的对林意浅点头打招呼。

林意浅目光从他们脸上一一掠过。

最终落在席夏身边的一个很帅的外国男星身上,“柏林。”

柏林曾经被排到欧洲帅哥排行榜前十的男星,娜娃的男朋友之一,林意浅有过一两次接触。

但林意浅从来不会主动搭讪聊天。

所以她突然主动,柏林很诧异,更觉得惊喜,“哦亲爱的。”

他站起身迎向林意浅。

林意浅正好走到顾念深的身后,面对柏林张开的双臂,她很自然的迎合上去。

跟柏林行了拥抱礼。

报完她垂眸瞥了眼顾念深,不经意从席夏身上掠过,她心里冒着一股酸味。

生气的拉着柏林,在柏林旁边的空位置上坐下了。

柏林的另一边是罗兰,她视线假装不经意扫到,好奇的问:“这是哪位,为什么会坐在这里?”

柏林顺着林意浅的视线转头,看到罗兰,他将罗兰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

然后摇头回林意浅:“我不知道,没人给我介绍过。”

“哦。”林意浅点点头,目光看向顾念深。

他低头,不知道在给谁发短息,林意浅看他的时候,他刚好发完,在锁屏幕。

她趁机故意问:“是顾总的朋友吗?”

(今日第二章~~~今天周一,希望大家投个票,月票啥的不投月底也要过期的,爱你们么么哒~~)

陌生性接触 善良的女秘书的目的

陌生性接触 善良的女秘书的目的第三章

几分钟后,新中式别墅主卧室里——

一套西装被摆在床的正中间。

黑凌修正站在床边,目光对着这套西装,眉心处的折痕可以夹死苍蝇!

这套西装正是之前景语晗送他的,也是害他以为景语晗背着他,偷偷和姬南城高在一起,还暗中送姬南城衣服的那套西装!

西装外套和西装长裤,倒是他贯穿的黑色,他能接受得了。

可偏偏搭配这黑色西装的,又是一件颜色非常鲜艳的红衬衫。

光是看到这个颜色,黑凌修就感觉头皮发麻。

真的,他真不觉得这套衣服哪里适合他了!

但盯着这套衣服良久后,黑凌修还是将自己身上的衣物脱下,将那身西服一件件往身上套……

与此同时,正在餐桌前的景语晗已经给沈安连续发了两条信息。

第一条内容是:“沈叔叔,您现在方便吗?”

第二条内容则是:“我大伯母还有我们家的远方亲戚,说我是我爸妈捡来的孩子。我不信,所以想跟您求证一下。我之前听我爸爸说过,您和他是多年的好友,我相信这件事情您是再清楚不过了。”

景语晗发完了信息后,就盯着手机安静地等待着,就连旁边小鱼缸里的乌龟爬来爬去,都没有引起她的注意。

其实如果沈安的电话打得通,景语晗就不会选择发短信了。

可无奈的是,这两天沈安的电话一直打不通。

起初,景语晗有些担心,怕沈安跟上次一样失联后遭遇不测,便尝试着联系了沈安所带的艺人石冕。

但石冕给出的答复是,他和沈安这两天接了太多的通告,两人每天都乘坐飞机,到处飞来飞去,所以才导致景语晗无法联系上沈安。

从石冕口中得到这样的答案,景语晗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只能通过短信的方式联系沈安,尝试着弄清真相。

可让她纳闷的是,沈安不止电话打不通,连给他发去的信息也像是石沉大海。

就在景语晗失神地盯着手机时,刘嫂端着蒸蛋,来到了景语晗身边。

她正打算提醒景语晗,却听到了楼梯方向传来了脚步声,而不自觉抬头望去,然后忍不住发出轻叹:“天呐……”

刘嫂的轻呼,自然而然吸引了景语晗的注意。

她抬头看向刘嫂,却发现刘嫂正盯着楼梯方向,便顺着刘嫂的目光看去。

刹那间,景语晗感觉天地间的光芒都被掠夺了,全部都倾注到那个朝着她走来的男人身上。

景语晗一直以为,“妖娆”这个词只适合用在女人身上,却从未想过她会在看到黑凌修时,联想到这个词汇。

没错,现在的黑凌修,用“妖娆”二字来形容,真的是再恰当不过。

所有人都以为黑凌修贯穿黑色,是因为黑色最适合他,让他的气场越发强大。

可谁又想到,衣柜里是清一色黑的男人,穿起红色的衬衣来,简直就是行走的春yao,让你的目光完全无法从他的身上移开。

哪怕是刘嫂这种上了年纪的人,也傻盯着黑凌修看了许久。

直到黑凌修走到了她的跟前,伸手接过她手中端着的蒸蛋,刘嫂这才回过神来,嗅到空气中那股子焦味。

“糟了,我的煎蛋……”刘嫂赶忙回到厨房去。

黑凌修瞥了她急匆匆的背影,这才将蒸蛋递到了景语晗的跟前。

但景语晗好似还没有从这视觉盛宴中回过神来,仍旧呆呆木木地盯着他看。

黑凌修被盯得有些不自在,轻咳了下,才问道:“不吃么?”

直到这时,景语晗才回过神来。

看到黑凌修那意味深长的眼神,景语晗也才意识到,她竟然对黑爸爸犯了花痴……

可怕!

慌乱中,景语晗连忙抓起勺子,吃起了蒸蛋。

“慢点吃!”看到某只傻狍子都快将脸埋进碗里,黑凌修提醒了一句,随后落座在她身侧的位置,喝起了咖啡。

景语晗这才放慢了速度,边扒拉着蒸蛋,边悄悄打量身侧的黑凌修。

最后,她还是忍不住出声问道:“你今天怎么穿这一身了?”

“你买的。”黑凌修头也不回地回答道。

“可你之前好像挺嫌弃的……”景语晗拿着勺子戳着蒸蛋。

这身衣服买了几天了,虽然被黑凌修收在衣帽间,但也被他安置在最隐蔽的角落里。

所以景语晗一度以为,黑凌修这辈子都不会穿这一身衣服了。

谁想到……

黑凌修听到她这话时,只冷冷地瞥了她一眼,说道:“你知道就好。”

随后,他又继续抿了口咖啡。

景语晗:“……”

黑爸爸的意思是,他还嫌弃这一身衣服?

可既然嫌弃,为什么他还穿上了?

景语晗不爽地皱了下鼻子,但视线又不自觉地瞟向黑凌修。

黑凌修不动神色,继续喝着咖啡,然后慢条斯理的吃起了早餐。

不用刻意放缓速度,他优雅得就像一尊雕塑。

也不知道盯着这尊雕塑看了多久,景语晗终于意识到一个严肃的问题。

黑凌修穿成这样出门,是要给她招一个连的情敌。

你看他寻常全身寡淡的黑,都能惹得第一名媛骆贝怡为他放弃名声、尊严,当他的小三预备役。

这要是穿成这衣服出门,还了得?

景语晗越想,越沉不住气,连忙问道:“你等下要出去吗?”

“嗯,要去公司。”黑凌修没回头,回应道。

景语晗纠结了一小会,问道:“我能不能跟你一块去?”

“有事?”这次,黑凌修回头看了她一眼。

“没事难道就不能跟着你去公司吗?”景语晗莫名地心虚,视线不太敢和黑凌修对视。

总不能告诉黑爸爸,她是担心被戴绿帽,才想要跟着去公司?

可防范于未然神马的,又不能和黑爸爸明说。

她该怎么办才好呢?

早知道她送一块麻布,也比送这套让他帅出新高度的西装好啊!

景语晗无比纠结地抱着脑袋,因而没发现坐在她身边的男子,唇角正在她所看不到的角落里悄自勾起,继而冷声说道:“也不是不可以。”

景语晗诧异回头。

“赶紧把早餐吃了。”黑凌修连看她一眼都没有,又是一声冷哼。

景语晗也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懊恼,连忙往嘴里塞起了蒸蛋,将脸颊塞得鼓鼓的……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