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剑

寻剑

寻剑第一集

第36章 黑卡

盛泽度凝眸,仔细斟酌了片刻,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起身,强制将人搂至一旁的藤木椅上,变戏法一样,掏出一张卡片,在慕浅沫的眼前晃了晃。

然后,在慕浅沫瞬间被吸引,眼珠子跟着卡片转动,噤声的瞬间,撩唇一笑:

“好了,不哭了,这个给你,当做,赔礼道歉?”

黑卡!

无限额黑卡!

慕浅沫咂了咂嘴,眼珠子转呀转,心动了!

“这还差不多。”顾不上眼睫上仍垂着的泪水珠子,慕浅沫笑得那叫一个欢实,伸出小爪子拿黑卡。

谁知,不待慕浅沫的手触及卡片,卡片已经跟随盛泽度的手腕,飘走了。

慕浅沫望着盛泽度一脸邪笑的模样,眸光危险地眯了眯,“哥!”

过分!

欺负人!

盛泽度轻笑一声,将卡片递至慕浅沫的手中,好心地不再逗她,“小坏蛋,认钱不认人。”

“哼!”

慕浅沫如获至宝地将黑卡握在手里,还不望狠狠地瞪了盛泽度一眼,却是有了些笑意。

只是,慕浅沫望着别墅外的旖旎风光,纤长的睫毛颤了颤,眸光突然间再次晦暗起来。

乖顺地躺回盛泽度的肩头,轻微的声音近乎耳语。

“哥,那个结婚证的事情,咱们还是去退了吧,我们这种关系,不适合暴露在阳光下。”

慕浅沫觉得,自己已经够通情达理,循循善诱了。

不曾想,换来的却是盛泽度咬牙切齿的呢喃耳语,“离婚,想都不要想。”

离婚,想都不要想。

慕浅沫索性眯眼,躺在哥哥的怀里闭目养神。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现在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只知道,能和哥哥一起出现在结婚证上……

她是愿意的。

而且,带着些欢喜的渴望。

……

慕浅沫再次醒来,已经午后两点。

慵懒迷离的眸子望了望房顶的天花板,瞳仁聚焦的瞬间,染上了丝清浅笑意。

她竟然,又在哥哥的怀里睡着了。

而且,不知何时,她又躺在了哥哥的卧室。

而卧室里,却只有她一人。

换上一身随意的白色短T恤,小脚破洞牛仔裤,黑色的一步蹬板鞋,慕浅沫悠哉悠哉行准备出门。

“小姐,出门吗?先吃了午饭再走吧,少爷走之前吩咐,做了你最爱吃的蛋羹生牦和醋溜鱼。”

秦婶儿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慕浅沫这才想起,自己还没有吃午饭。

这几年在国外,一个人的生活,饮食也并不是多么规律,倒也不是太饿。

从善如流地坐在餐桌前,一个蛋羹生牦下肚,唇齿留香。

“还是秦婶儿做的饭最好吃。”慕浅沫眯了眯眼,毫不吝啬自己的夸赞。

秦婶瞬间笑得眉眼弯弯,状若回忆般感慨,“小姐喜欢就好,这几年你不在家,你喜欢的菜我是一样没敢做,生害怕一不留神,就触怒了少爷。”

“哦。”

慕浅沫的眸光闪了闪,不置可否,“我哥吃午饭了吗?”

“没呢,少爷将你抱回房间就出门了。”

秦婶儿叹了一口气,难以掩饰的关心,“这几年,少爷一忙起来,常常忘了吃饭,还落下了胃痛的毛病。”

慕浅沫拿筷子的手顿了顿。

哥哥……有胃疼的毛病了?

想着,慕浅沫的心口莫名的一疼,朝着秦婶儿乖巧一笑,“秦婶儿,还有饭菜吗?帮我准备一盒,我给哥哥送去。”

“有的有的。”秦婶儿蓦地笑得合不拢嘴,“我这就去拿啊!小姐送饭过去,少爷就算没有胃口,也肯定能多吃点。”

慕浅沫唇角淡淡的一勾,眸光飘向院外,突然没有了继续吃饭的兴致。

这几年,她都干了什么?

在国外留学的时间里,她总以为,受苦难过的,是她一人而已。

直到此刻才发现,她错了。

错的离谱。

擎沧国际,一楼大厅。

慕浅沫提着餐盒站在道旁的银杏树下,却迟迟没有推门而进。

想起在玻璃房内,哥哥将他禁锢在身下那一双如饿狼一般的眼睛。

再想起,两人现在竟是夫妻关系。

慕浅沫的心头,突然间便有些心慌意乱。

瞳仁里的迷茫恍惚在望见旋转门前那一抹熟悉的身影时,突然间变明亮了起来。

“嗨!小保安!”

很快,张全循声望了过来,然后,咧开一抹笑小跑至慕浅沫的面前。

“慕小姐,找总裁吗?”

其实,在慕浅沫刚从车上下来时,张全见已经发现了她的踪迹。

只是却不知为何,站在道旁树下半晌,她却没有丝毫要进去的架势。

“那个……我哥的午餐,就拜托你啦!”

慕浅沫水润晶亮的眸子眨了眨,再眨了眨,明媚一笑时,如春风拂面,胜过世间万景。

“哦……”

张全呆呆的接过餐盒,望着慕浅沫今天一副小家碧玉的随意装扮,傻傻的笑着。

“嗯,那我先走了,拜托,拜托。”

慕浅沫瞟了一眼旋转玻璃门的方向,用眼神示意,“快点儿,再不送上去,饭就凉了。”

“哦……”

张全愣愣地应着,如被催眠了一般,转身,朝着大厅走去。

一个不小心,磕在了台阶上,差点儿摔一个趔趄,幸好及时稳住了身形,回头,朝着慕浅沫安慰性的笑了笑,“放心。”

“噗嗤……”

望着张全这样一副傻傻的模样,慕浅沫一个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

有点儿意思。

总裁办公室。

扣扣扣……张全敲了敲门。

办公室的门虚掩着,只是门内,却迟迟无人应答。

想起刚才在楼下,慕浅沫的嘱托和那一双全心全意相信他的眼睛,张全沉下心,推开了总裁室的房门。

超大size的办公室,以琉璃色为主色调,奢华逼人。

办公区、洗浴区和休息区完全分开,黄宝石质感的落地窗,搭配透明水晶的窗格,与街角对面云顶国际的标志性建筑,赤色云锦的弧形花瓣交相辉映,气韵天成。

光是这一间办公室的装修,便是其他人努力了一辈子,也难以睥睨的。

张全默默的在心里赞叹。

菱形的窗格前,盛泽度面窗而立的身影优雅而颀长。

寻剑

寻剑第二集

我这次足足昏迷了一天一夜才醒来。

虽然本体没有受到重伤,但是为了领悟六壬阴阳剑的第五剑,我的生机差点被战意灼烧殆尽。

尘风峡谷一战让我圆满掌握了六壬阴阳剑的第五剑,实力突破到了元炁五品,五剑连发可以越阶斩杀元炁六品的高手,这让我很开心。

最开心的是,在林葳蕤的带领下,我那三百多号昆仑同门也都获得了海量的功德。

小舅和我说过,狐狸显化人形要求不是太高。如霜本来就有功法和机缘,所差的只是功德凝聚的内丹。而所谓的封神计划,其实就是为了给白如霜再造一个内丹。

一旦内丹凝聚完成,白如霜就可以立刻显化人形,和青玉神像合二为一,走出神殿。

这次我斩杀了这么多的虚灵夜叉,还杀掉了它们的首领,我觉得白如霜应该会有所收获,说不定只这一战就能让她凝聚出新的内丹呢。

所以在我清醒之后,我立刻要求林玄带我赶赴昆仑,我要去看看白如霜的神像有没有变化。

林玄没有拒绝,直接带我上了飞机。然而飞机的落地地点并不在昆仑,而是在北京的灵异部门总部门。

“柳部长要见你。”下了飞机,林玄面无表情的说道。

柳老道在灵异部门最神秘的星图观察大厅等我,他穿着一身玄黑色的道袍,道袍上绣着周天星斗,背对着我站在一个巨大的浑天仪前民,给人一种莫测高深的感觉。

再次见到他我的心情有点复杂,以前我拿他当做师公当做亲人,而现在的他神秘而强大,身为灵异部门的首脑,坚定的皇权维护者,我和他之间已经有了无法跨越的鸿沟。

更何况,仅仅是谢凌被困于剑冢一事就足以令我与他之间产生隔阂。

“知秋,你的时间不多了。”柳老道缓缓转过身看着我说道。

“末法时代就要结束了吗?”我神情一震,想不到柳老道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虚灵夜叉被你清除之后,灵异科在里面发现了一座召唤法阵,召唤法阵的存在证明虚灵夜叉并非人间界的邪恶之气催生出来的阴煞魔凶。”

“不是是人间界的生出来的?那它们是从哪里来的。”

“九幽洞天。”柳老道严肃的说道。

“九幽洞天是什么地方?”我有点困惑了。

“九幽洞天和昆仑洞天一样都是人类开启末法时代时候的产物……”

柳老道说末法时代开启的时候,实力强大的人类修行者去了昆仑洞天,那些强大变态的阴煞邪凶也被从人间驱逐出去,去了邪恶的九幽洞天。

昆仑洞天中修行者血脉传承繁衍成了一个独立的人类小世界,而九幽洞天也同样繁衍成了一个居住着无数阴煞魔凶的小世界。

由于末法时代还没有彻底结束,洞天小世界和人类主世界的时空通道还没有完全打通。

这次来的只是一部分实力弱小的先遣军,是隐藏在十万大山中邪恶的巫族把它们召唤到了人间。至于那些实力强大的阴煞魔凶,受末法时代限制还无法莅临来到人间。

唉,等到末法时代真正结束的时候,不仅人间那些沉睡着的魔王妖王级别的阴煞魔凶会全部觉醒,九幽洞天的邪恶大军也会罹难人间。

到时候,人类就会面临生死考验。

“巫族可以召唤来自九幽洞天的低阶邪灵生物,那么佛道两家同样也可以从昆仑洞天召唤他们的门派高人。据我们最新得到资料显示,道门各大道统秘境都有异动,想必已经有来自昆仑洞天的修行者来到人间了。”柳老道说道。

道统秘境本身就是独立于人间主世界外的特殊空间,如果昆仑洞天有修行者下界,道统秘境就相当于巫族的传送法阵。

柳老道这样一说,令我心头惧意大增。

邪灵生物的出现,目标是全人类,而昆仑洞天的修行者下凡第一目标可是我。

昆仑洞天中的高阶修行者以佛道两家为主,也有一些其他旁门左道的大拿。

但是,无论属于什么门派,可以确定的是,里面绝对没有我的朋友和亲人,全是死敌。因为我背负着天道诅咒,我前生今世都是阴人公敌。

“师公,昆仑道天这次来的人实力会是多少?”我问道。

“和虚灵夜叉憎恶相当,应该不会超过元炁五品的限制。”

“那还好,我现在还可以应付得来。”我长出一口气。

“你应付不来,你不要把修行者和阴煞邪凶混为一谈。同样是元炁五品,修行者有功法,有法宝,有法阵,再借助门派势力的支持,随时可以灭杀你。”柳老道说道。

他说的对,阴煞魔凶受本体战力等级,很少会超越战力等级。但是修行者不一样,他们有各种提升战力的方式。

就拿我来说,仅仅是一套六壬阴阳剑,就可以越阶斩杀元炁六品的高手。高阶修行者在昆仑洞天修行这么多年,谁敢说他们就没有越阶战斗的功法和法宝呢?

更何况还有法阵,倘若有七个元炁五品境界的正一道修行者联手施展天罡北斗阵,我怎么战?

这样一想,我现在确实危险到了极点。

忽然,我想到了燕七。

她因为我也和差不多整个道门为敌,如果我有危险,那么她肯定也会有危险。至于如霜,她还没有暴露自己,应该没事。

“我必须马上回昆仑,燕七她有危险。”

“不用。狐狸已经显化人形走出了神殿,燕七和她一起去了关外。”

“啊!”我万分狂喜,惊呼出口。

“关外是七十三路野仙的地盘,道门的手再长现在也伸不到关外去,除非等到末法时代结束,昆仑洞天中神威道士下界。”柳老道说道。

“我要去找她们。”我说道。白如霜能走出神殿,说明已经她已经有了人类的形体和肉身,我迫不及待的想和她团聚。只有夫妻之名,没有夫妻之实,我对她渴望到了极点。

“去吧。我可以给你十天的假期让你和她们渡过一段美好的时光,十天之后,灵异部门要和耳语森林中的妖族开战,我希望你能做先锋。”柳老道说道。

“柳部长,我好像已经不是灵异科的人了吧?”我耸耸肩说道。

“呵呵,不和灵异部门合作,你怎么提升战力?还有白如霜,她要想迅速恢复神威境界,也必须参加战斗。我知道她不缺功法和机缘,可是功德呢?莫忘了剑圣陈阳的那句话,只有为国为民方得无量功德!”

好吧,我承认又被柳老道算进去了,不过我被算计的心甘情愿。

“师公,谢谢你。”分别的时候,我诚恳的对他说道。

“不用谢我,天道这次强行开启末法时代,已经和皇权彻底决裂,国家需要你这个变数的存在。”

以前的皇权代表的是天道的意志,而现在的皇权代表的是人民的意志,国家的意志。本朝伟人顶天立地,欲与天公试比高,又怎么可能会把天道放在眼里?

柳老道以前说过,末法时代的结束和我息息相关,现在我隐隐觉得即便是没有我,天道和皇权之争最终也会促使末法时代结束。

而我,只不过是一个诱因罢了。

只有末法时代结束,神迹和恶魔重现,才能让天道收割民心占据优势。现在民心只在皇权,根本不信奉天道。

柳老道并没有具体说出如霜和燕七去了关外哪里,可是我知道她们在哪。

我坐着灵异部门的飞机直接飞往广才岭……

寻剑

寻剑第三集

第371章 不要再对我笑了(3)

指挥官说这话的时候,所有人的视线都是盯着苏沫的,此时的苏沫就像一个人偶,怔怔地看着指挥官,安安静静地听着他讲话,没有任何的表情和动作,甚至是连呼吸,都是静止的。

其实,指挥官说的话,每一个人都很清楚,包括苏沫,只是,世界上总是会有奇迹发生的,不是么。

拿过一旁的手机,苏沫低头,再次在手机屏幕上敲出一行字来然后拿给指挥官看:附近几百到一千公里的海域内,有没有什么岛屿?

指挥官看完,点点头,“有,有两座岛屿,其它两艘的舰艇和飞机已经抵达岛屿上搜索过了,除了一些飞机残骸,并没有发现任何的机乘人员或者是他们的遗体。”

指挥官的话让苏沫的整颗心,就如一颗飞速坠落的陨石,向无底的黑洞以不能想像的速度坠去。

缓缓闭上双眼,苏沫用尽全身的力气,控制住自己的眼泪不要涌出。

大家都只静静地看着苏沫,没有人忍心在在这个时候多说一个字,甚至是呼吸,都放轻放缓了。

良久之后,苏沫睁开双眼,又在手机屏幕上敲下一行字:我要去这两个岛屿,现在。

指挥官看了,点点头,什么也没有说。

舰艇朝其中一座岛屿进发,三个多小时后,舰艇靠近岛屿,苏沫和林奕寒还有二十几个专业的搜救人员一起乘坐另外的小快艇抵达了岛屿。

下船后,苏沫发现,岛屿上确实是有人来过了,因为干净的沙滩上还留着大大小小的清晰的脚印,应该就是不久前才留下来的,其中有一对脚印比较秀气娇小,苏沫想,那应该是安娜公主的脚印吧,因为安娜公主不是也在其中的一艘搜救舰艇上嘛。

显然,指挥官并没有骗她,也没有敷衍她,这座岛屿确实已经有搜救人员搜寻过了。

苏沫并不是不相信搜救人员,只是,任何一线的生机,苏沫都不愿意放过,一定要自己努力过尝试过才肯最后放弃。

苏沫早上并没有吃早餐,只是喝了杯温开水,虽然她的目光里仍旧透着清亮的坚定,可是她虚浮踉跄的脚步却彻底出卖了她的身体状况。

林奕寒早餐勉强吃了些东西,喝了咖啡,体力也勉强恢复了,看着苏沫随时都有可能倒下的身子,他只能紧跟在苏沫的身边,一步的距离都不敢拉开。

虽然岛屿并不大,但是要围着整个岛屿寻找一圈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体能几乎已经耗尽的苏沫却硬是冲在最前头围着整座岛屿寻找了一圈,岛屿上的任何一个地方都没有放过。

每次看到苏沫踉跄着的步子和她朝前倾下的身子,林奕寒都以为苏沫就要倒下了,可是,她却又强撑着站了起来,继续寻找。

林奕寒知道,只要苏沫没有真的倒下,那她就不会放弃任何的可能,所以,林奕寒没有阻止苏沫,只是静静地跟在她的身边,一起搜寻着所有的可能,在苏沫踉跄快要倒下的时候,去扶住她,继续又一起找。

一无所获地回到舰艇上已经是三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看着陷进沙发里眼睛虚虚地闭着的苏沫,林奕寒知道,苏沫根本就没有睡着,因为她不可能睡得着。

“西娅,吃点东西吧,你已经快两天没有吃什么东西了,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你的身体就会垮的。”

苏沫极力控制的泪水,突然就汹涌了出来。

是啊,她还没有找到慕容谦,她怎么可能垮呢?

抬手抹掉脸上的泪,苏沫睁开眼睛,看到面前的饭菜,拿起碗筷,大口地吃了起来。

只是,没吃几口,她又冲进洗手间全部吐了出来。

林奕寒站在苏沫的身后不停地轻拍着她的背,眉宇紧拧成了一团。

苏沫长时间没有进食,而且,她现在有意识要逼迫自己吃东西,但是她的身体现却在强烈地反抗着,所以,自然只会适得其反,没吃几口就全吐了。

等苏沫吐完了,林奕寒递了杯水给苏沫漱口,看着她那惨白的吓人的脸色,和她那只是拿着水杯都有些颤抖的手,林奕寒深叹了口气。

“如果你吃不下东西,那我只能让医生来给你输营养液了。”

苏沫的双手用力地撑在洗手台上,垂着双眸,点点头。

只要能让她的身体继续撑下去,去搜寻慕容谦的下落,让她怎么样都行。

紧接着,舰艇又去了几百海里外的另外一个岛屿,苏沫输了两瓶营养液,体力恢复了不少,又跟着搜救人员下了舰艇去了岛屿上。

这个岛屿跟上一个岛屿一样,也留有清晰的脚印,苏沫可以判断出来,那些脚印都是救援人员留下的,并没有像上一个岛屿一样,有安娜公主的脚印。

虽然暮色已经开始降临,海风呼啸,海浪也愈发地汹涌,天气也愈发的冷,可是却仿佛完全没有感觉到外界的环境的变化般,沿着岛屿的海岸线,一点一点搜寻着所有的可能。

当天空中再次挂满如钻般闪烁的星星时,他们的搜索也接近了尾声,当他们回到搜索的起点的时候,苏沫突然双膝朝沙滩里跪下去,林奕寒立刻伸手想要抱住苏沫,可是却还是阻挡不住苏沫的双膝往下跪的速度。

“西娅……”

林奕寒也跟着单膝跪在了沙滩里,然后完全顾不得其它的将整个身子就快要倒下的苏沫抱进怀里,可是就在此时,苏沫突然放声地大哭了起来,仿佛就像被全世界遗弃的婴孩般,哭的那样伤心欲绝,肝肠寸断。

苏沫嘶哑的哭泣声,就如泣血杜鹃的啼叫声般,声声灌进林奕寒的耳朵里,让他的整颗心仿佛被车轮辗过,全碎了。

“西娅,想哭就哭吧,大声地哭出来吧。”这个时候,林奕寒再也不去想任何别的东西,只是紧紧地抱着苏沫,手轻轻地抚着她的后背,尽力地安抚她。

苏沫全身无力地靠在林奕寒的怀里,此时,她真的好想大声喊,喊出慕容谦的名字来,可是,她张嘴,用力地大声喊,可是,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来,好不容易有一点点的声音,海风一吹,又全部飘散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