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 饭店fateve

漫画 饭店fateve

漫画 饭店fateve第一章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当到了约定的时间时,天魔宫众人依旧是沉默不语。

秦川扫了一眼,淡淡道:“这么说,你们是宁死也不肯说了?”

站在后面的几个修行者心中胆怯,趁着秦川讲话的时候,撒腿就跑。

秦川看到后也不着急,眼中闪过一丝杀机,冷笑道:“能走得掉吗?”

不等话声落下,裂天化作一道闪电,嗖的一声便飞了出去。

那几名正在逃命的修行者虽然也听到了背后的风声,可无奈的是裂天的速度太快,以致于他们根本来不及回头身体就被裂天锋利的矛头贯穿。

尤为让人感到恐怖的是,因为那几名修行者几乎都跑在同一条直线上,以致于裂天先后贯穿几人之后,余势不减,将所有人串在一起,直接钉在了地上。

剩下的人虽然没有遁逃,可是也都被秦川这一举动给惊呆了。

这个人,可是真的会杀人的!

一时间,众人噤若寒蝉,再也没有谁敢逃走。

那几人死后,裂天仿佛是受到了秦川的感应,主动飞回他的手中,插在面前的地上,犹如一条怒龙,随时可上九天。

到了现在这个时候,贺邪心中也是七上八下。

他可怎么都想不到,己方一帮人连一个秦川都对付不了,现在可倒好,全都落在秦川的手中,连生死都决定不了。

“好,那接下来就轮到你们了!”秦川拔起地上的裂天,向前猛地踏出一步。

一股腾腾杀气,迎面扑来。

人群中有几个胆子较小的修行者再也经不住这般气势的压迫,连忙求饶道:“秦先生,我说,我都说……”

话还没有说完,贺邪就回头骂道:“赵俞,你给我闭嘴!”

赵俞望了他一眼,道:“姓贺的,你少在这里充大头,你不要命,可我还想活呢!”

“秦先生……”咽了一口唾沫,那名叫赵俞的男子从人群中走了出来,道:“我把我知道的都说出来,只要你放我一马就行!”

“放心,只要你肯说,我绝对不会为难你。”秦川淡淡说了一句,目光扫过其他人,又道:“至于别人,那我可就没法保证了。”

事到如今,赵俞也顾不了那么多,反正只要自己能够活命就成。

而其他人看到他站出来带头,也都动了心思。

毕竟,这世上没人不愿意活着。

当下,又有几个修行者争前恐后的站了出来,叫道:“秦先生,我们也说,只要你肯饶了我们。”

贺邪看到这般场景,气的跺脚骂道:“一帮没骨气的东西,要是让少主知道了这件事情,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众人虽然也知道这事让叶少銮知道没什么好下场,可是和自己的身家性命相比,别的也顾不得了。

还是先过了眼前这关,保住小命再说吧!

一时间,众人你推我嚷,纷纷走了出来。

贺邪气的是七窍生烟,可是面对哗变的众人也无可奈何,只能不断的叫骂。

到了后来,甚至是连叫骂的力气都没了。

秦川倒也没有急着去收拾贺邪,而是听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

约莫过了半晌之后,他才是搞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正如他之前所想的一样,百花仙子和众女在到达永乐镇的时候,的确是没有进来,为了摆脱后面的追踪,以防万一,又连夜赶路。

可正是因为如此,她们才在半路上遇到了天魔宫的众人。

双方在经过一番激烈的交战之后,倒也互有胜负。

如果仅凭着贺邪等人的话,虽然在实力上略微占有优势,但根本没有办法奈何众女。

可无奈的是,在最关键的时候,天魔宫的另外一批高手也如约赶来,布下阵法,将百花仙子和众女团团困住。

在贺邪几人前来永乐镇和叶少銮回合的期间,众女已经无法扭转败局,被擒也就是个时间的问题。

有天魔宫的另外一批高手在场,贺邪等人也都放心的离开,前来和叶少銮会合。

可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在到达永乐镇之后,一行人没有见到叶少銮,反而遇到了秦川。

由于之前叶少銮在传书中就曾多次提起过秦川,因此贺邪等人也一直在心中留意,以致于最终和秦川动手打起来。

至于之后的事情,那秦川也就没必要再多问了。

等到他搞明白这一切的时候,直接问道:“那她们现在在哪儿?”

众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反正已经说了出去,不在乎这一句两句的,当下又抢先说道:“就在永乐镇前面几十里外的地方。”

“马上带我过去!”秦川的声音不高,可是话语中却带着让人无法抗拒的威严。

众人从心理上有些忌惮他的实力,听到这话倒也不敢反抗,只是小心翼翼的问道:“那带你过去之后,我们……是不是就可以走了?”

“放心,过去之后你们就可以走,我绝对不会为难你们。”

众人也不迟疑,当下就有人抢先带路。

其他人也都紧跟其后,在前面为秦川指路。

几十里的距离,对于秦川而言根本就消耗不了多长时间,更何况现在他还有狼骑的帮助,速度更是提升了不少。

一路狂奔,几乎就是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在天魔宫众人的带领下,秦川就来到了一处开阔的平地上。

人还未到的时候,就远远的听到前面红光乍闪的地方传来一阵的呼啸杀喊声。

秦川心中牵挂众女的安危,也没多想什么,撇开众人便驱使着狼骑飞奔向前。

可是当他来到空地前面的时候,眼前的一幕却让他有些意外。

天魔宫的几个身穿黑衣的长老,在一名白衣男子的进攻下,接连后退,原本由天魔宫十位长老布下的诛魔阵法也被这男子破坏了十之七八。

被困在阵法中的百花仙子和众女,压根儿就没半点的危险。

看到这一幕,秦川暗暗的松了口气。

正好这个时候众女也都看到了他,纷纷招手打招呼。

秦川也不迟疑,骑着狼骑直接走了过去。

漫画 饭店fateve

漫画 饭店fateve第二章

日晴高中是帝都第一贵族学院,能在这里上学的学生,家中皆是阔绰,他们不明白什么叫做贫穷,也许他们会认为这些人为了钱可以不择手段,但是,他们却不傻!

郑阳说的没有错,如果他真的掉下来的时候,没有被那个人接着,那么郑雪无论是推或者没有推他,他们也根本不会从死了的郑阳口中知道这件事情和郑雪有关。

这么看来,无论如何,郑雪都是最大的赢家。

这些学生如今就是墙头草,反正也没有出人命,他们自然也就是当做一场辩论会在看,所以,反复站队的比比皆是。

“但是你没死!”眼看着风向变了,郑雪咬了咬牙,笃定道,“所以,你就是拿此事在算计我!”

今天,明明就是郑阳自己跳下去的,她就是被算计的。

“但要是那个人没有从那里经过,我就已经死了!”郑阳眸光一冷,眉毛微微皱起,“难不成,我还能拿自己的命开玩笑不成?我这才二十岁,没活够呢!”

“谁知道那个人是不是你一开始收买好的?”郑雪转了转眼睛,反驳道。

“郑小姐这话说的,当真是好笑,你刚才刚刚说完我家穷得都要掀不开锅了,如今又说我拿钱收买人,郑雪,你不觉得你的话前后矛盾吗?”郑阳似笑非笑的勾起唇角,看着郑雪如同看见了一只掉进了自己陷阱的猎物。

“我……”郑雪一怔,然后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半步,也不再和郑阳说别的话,直接开口,也不再和郑阳装什么兄妹情深,双手环胸,“表哥,说话做事得讲究证据,不管你怎么说,也都是口说无凭,要想让我承认,可以,把证据拿来,我立刻认罪。要是没有,还请表哥和我道歉,并且保证,以后都不要再冤枉我。”

反正监控都被自己给关掉了,江筱当着叶雨涵和叶寒骁的面,也什么都不敢说,郑阳压根儿拿不出任何的证据。

郑雪说完这些后,又转头微微俯下身,恭敬的向校长鞠了一躬,“高校长,是我表哥不懂事,耽误了您和这些同学的时间,我先给您陪个不是。还有,这件事情也就是一个小事,用不着这么多同学和领导在这里围观,所以,还请校长把人群遣散,不然,耽误了同学们的学业,我这心中也是很过不去……”

听听,郑雪这话说的多么的善解人意,一下子就说到了校长的心坎儿去了。

马上就要高考了,这些学生能够多学一些,以后考场上没准就多考几分,所以,这校长自然也是不愿意让这些学生在这里看处理时间遥遥无期的热闹。

但是有碍于叶雨涵这小魔头在这里,根本不敢开口,把那些学生弄走,如今郑雪一开口,那校长只觉得是想睡觉有人送枕头,心中大喜,开口,顺着郑雪的话接了过去,“郑学同学所言甚是,各班老师还是把自己班中的学生带回去吧上课吧,这不过就是一件小事,我们几个私下解决就好,解决之后,学校会给各位同学一个解释。”

漫画 饭店fateve

漫画 饭店fateve第三章

慕语涵坐在沈子墨的车里,两个孩子坐在车后座,她显得有些不安,当车子越驶越远的时候,慕语涵看向了沈子墨。

“你要带我去哪里?”她可不记得什么时候沈氏的宿舍搬到郊区了。

“到了你就知道了。”沈子墨开口说道。

当车子更往前驶去的时候,她终于认出来了,那是一条通往哪里的路,对她来说,那是通往地狱的路。

“不!我不要去!”慕语涵突然开口尖叫着,连车后座的两个孩子也被吓到了。

“妈妈……”弱弱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慕语涵拉住了沈子墨的胳膊,“我不去!随便去哪里都行,我不想再回去那里。”

“都这么多年了,你还怕吗?”沈子墨说的云淡风轻。

慕语涵沉默着,变了吗?这么多年,她还会怕吗?

“如果你连这个都不敢面对,那五年来,你也就没有什么变化。”沈子墨承认,他就是故意的。

没有多久,车子驶进了一栋别墅,那是在滨江市最豪华的别墅区,沈子墨当年为慕语涵买下的一栋别墅,让她衣食无忧,那都是说的好听的,说难听点,就是他用这栋别墅把她圈养在那里,当一只没有感情,没有自由的金丝雀而已。

如今,她又回到了这里,甚至还是带着两个孩子,那她还能再逃得掉吗?

慕语涵踏进了别墅,这里的一切还是和七年前一样,就像她第一次踏进了这里一样。

颜若依又开始不停地失眠,因为她有身孕,心理医生也不建议吃药,让她能够放下心里的结,好好地去面对,才是更好的。

秦劭宇怕她会出事,放下了公司的所有事情,每天都在别墅里陪着她。

颜若依只是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阳台上,那天,慕语涵来找了她。

“语涵姐,你没事吧?”颜若依看着她,“上次……”

“没事了。”慕语涵笑笑,“我今天来是想跟你聊聊天的。”

颜若依现在的情况,慕语涵看的出来,秦劭宇的担心是为什么了。

“语涵姐,我们去花园吧,今天天气这么好。”如果换成是她自己一个人,她想她应该不会愿意出这个房门。

慕语涵点头,两人一起坐在花园的遮阳伞下,林婶泡了一壶茶,“小姐,我再去准备些点心。”

“语涵姐。”颜若依看着她,其实,有些话,她也不知道从何说起。

“依依,我挺好的,你不用担心,我现在从公寓里搬出去了,下周我要去沈氏上斑了。”慕语涵也从来没有想要瞒她,而且,这事颜若依知道可能会更好,至少不要让她再分心去担心别的。

“语涵姐,这样真的可以吗?”如果沈子墨没有妻子,没有女儿,没有结婚,如果他当年没有和慕语涵以那样的关系存在,又那样结束,或许,她的心里才会更安然一些。

“嗯,没关系的,都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有什么不好面对的,而且,我需要赚钱养孩子。”慕语涵笑笑,现在她已经淡然了,她都已经搬回了那栋别墅了,那还有什么不能去面对的。

“依依,你呢?难道你就打算一直这样吗?”慕语涵刚刚进来的时候,在一楼的客厅碰到了秦劭宇。

“不然呢?我现在只有我自己一个人了,我什么也没有了,可我不想离开颜园。”这里承载了颜若依的一切,从小到大,全部回忆,有幸福的,有欢笑,也有流泪,在这里,她失去了她最亲的亲人。

也只有这里,才能够给她一些些的温暖,让她觉得她并没有失去全部。

“依依,不管怎么样,你还是应该要面对你自己,哪怕你不愿意和秦三少在一起,可是你也要为你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想想,你现在肚子里怀着宝宝,如果你不去接受你自己的心理问题,会伤到孩子,你想过这个吗?”慕语涵拉住了颜若依的手。

“依依,欢欢和乐乐是怎么过来的,你也清楚,对吧?其实,只要孩子好好的,健康平安,自己怎么样都可以过来的,如果孩子不好,不管是你,还是秦三少,就会觉得失去了全世界一般,这种感觉,你懂的。”

慕语涵知道,颜若依因为曾经失去过一个孩子,所以,她才会绝望,现在的她不想要的不是孩子,而是因为孩子的父亲是秦劭宇。

她想要极力逃开的男人,现在却又不得不因为孩子而捆绑在一起。

“语涵姐,我真的是怕。”颜若依的心里是清楚的,当年她的母亲得了抑郁症之后,有时候连她自己做了什么,也不知道。

而她也不想自己变成那样,痛苦的开始,也就意味着痛苦的结束,是这样吗?

“依依,我可以陪你的。”慕语涵看着她。“去面对,去接受,,好吗?”

颜若依迟疑了许久之后,她终于点头,“好。”

她既然逃不开,那就面对,因为她不想孩子因为她而受到影响。

秦劭宇知道颜若依愿意去见心理医生,愿意接受心理治疗,他也重重地松了一口气。

颜若依看着秦劭宇,“我知道我们两个人是没有未来的,不管以后孩子怎么样,孩子都只是我的孩子,和你无关。”

她向秦劭宇宣誓着对孩子的主权。

秦劭宇点头,“你高兴就好。”

孩子终是他的,哪怕姓了颜,那又如何?

颜若依吃了晚餐后,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这还是难得的一次,不过,是因为被秦劭宇逼的。

两个人并肩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无聊又搞笑的电视剧,但是,他们两个人好像却什么也没有看进去。

那是心理医生对秦劭宇说的,如果颜若依不愿意接受治疗,不愿意去面对心理医生的时候,他要多陪陪她,带她做一些以前没有做过的事情,看看电视,或者出去走走,散散心这些,分散一下她的注意力,可以缓解她的情况。

只要颜若依晚上不持续失眠,情况就会慢慢地好起来的。

所以,秦劭宇才会在晚餐后,就拉着她在客厅看电视。

林婶准备了水果和点心,她看到这一幕,心里也是觉得很欣慰的。

秦劭宇亲自将一颗樱桃送到了她的嘴边,“吃点,医生说孕妇要多吃点水果。”

颜若依原本是想要拒绝的,她不喜欢和秦劭宇这么靠近,可是,听到他说的那句话,她接受了,张口吃下。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