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 自然准备

漫画 自然准备

漫画 自然准备第一集

萧嬑宁嗔笑道,“我骗你干什么?好吧!这话呢,我就不多说啦,以后父王看我的行动就知道了。”

慕容翰林哈哈笑道,“行,父王就等着看你的行动。”

载着他们的豪华轿车在进了皇宫的正大门之后,还沿着笔直的柏油路,往里开了好一会儿,才到达主宫的大门口。

此时,主宫的大门口已经站满了人,他们都是等着迎接国王和王子、还有公主殿下归国的皇室成员、以及内阁的重要成员。

对于萧嬑宁这位公主殿下的突然回归,每一个皇室成员的心思都不一样。

有人衷心地替慕容翰林感到高兴。

有人却对萧嬑宁感到愤怒和怨恨,觉得她的回归,肯定抢夺了慕容翰林的全部注意,让她们那些人的打算全都落了空。

他们现在都睁大了眼睛,想要看看这个刚找回来的公主殿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听说这个公主殿下从小是在民间长大的,那她肯定没有受到什么良好的教育,肯定是个举止粗鲁笨拙、毫无仪态可言的小村姑吧?

她们抱着这样看好戏的心情,就等着看萧嬑宁出丑。

只可惜啊……

她们这些人的算盘,注定是要落空的。

慕容翰林率先下了车,朝那些皇室成员和内阁成员挥了挥手。

然后,他将手伸向车内,小心翼翼地将萧嬑宁牵了出来。

当风华绝代的萧嬑宁站在他们的面前时,所有人都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他们的脑海里,只浮现出三个字——-太美了!

这位他们一直想看她出丑的公主殿下,不仅没有出丑,反倒有着令人惊艳的绝世风华。

她的举止优雅,姿态从容,仪态完美,笑容也亲切,就连皇室的礼仪教导员站在这里,也完全挑不出她的一丁点错。

这怎么可能?

不是说,她是民间出身吗?

这民间出身的公主殿下,怎么会拥有这么完美的举止和仪态?

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萧嬑宁面带微笑,缓缓地环视了众人一眼。

她的目光,最后落在一个同样穿着公主裙的女孩身上。

就在刚刚,萧嬑宁从这个女孩子的身上,感受到了她的森森恶意。

萧嬑宁用意念吩咐小智,把这个女孩子的资料给找出来。

小智扫描了这个女孩的脸,通过智能识别系统,很快就从古地球资料库里,找到了这个女孩的资料。

慕容萨娜,今年18岁,是丹侪国皇室旁系的成员,现在丹侪国国都最知名的皇家大学攻读研究生。

慕容萨娜外表善良,内里阴险狡诈,手段毒辣。

在她读书期间,曾经因和同学发生过几次矛盾,而与她发生矛盾的同学,总会在隔一段时间后,因各种原因发生意外致死或致残。

虽然有同学怀疑过是慕容萨娜下的毒手,但却一直没有人找到她下手的证据。

萧嬑宁迅速看完了这个慕容萨娜的资料之后,就把这个慕容萨娜列入了需要警惕的黑名单中去。

不管这个慕容萨娜有多坏,只要她不来惹她,萧嬑宁自然不会找她麻烦。

但是……

漫画 自然准备

漫画 自然准备第二集

下一瞬,楚慕廷的表情蓦然变得愁容满面,自言自语的嘀咕说道:“景思瑜不会向大哥告状吧,惨了惨了,如果被爷爷知道我刚刚对景思瑜说出这番话,肯定会停掉我的信用卡。

哎,织织,我这么霸气都是为了你,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接受我的真心,跟我回家见爷爷呢!”

事实证明楚三少是绝对帅不过三秒。

在经过这次事情后,楚慕廷愈发坚定要追到夏织晴的想法。

难得遇到一个让他有心动感觉的女孩子,绝对不能错过,到时候带她回家见爷爷定下来,他就再也不用被逼婚了!

想到这里,楚慕廷就忍不住想过去看看夏织晴,反正他现在就是假公济私,完全都不需要刻意避忌。

…………

另一边。

秦云带着模特们在休息室里等候,直到,展厅经理过来通知她们准备见景鑫珠宝公司的景小姐。

此刻,夏织晴都已经做好了和景思瑜见面的心理准备,其中包括面临她的各种故意刁难和冷言冷语。

可是她没有想到的是,景思瑜高高在上的目光根本就没有看她。

夏织晴松了一口气,这样也好,反正她不想和景思瑜发生什么冲突。

此刻,景思瑜俨然是心情不佳的应付了几句秦云的谄媚讨好,随后对身旁的助理说道:“这里交给你,我出去和记者们打声招呼。”

当她的脚步走出去的时候,不经意的敛眸,朝着夏织晴的身影看了一眼。

这一眼的目光异常的凌厉凶狠,她现在所有的坏心情都是因为她,继而景思瑜对夏织晴的厌恶越来越深。

同时,夏织晴察觉到景思瑜瞪着自己的视线,背脊微微僵硬,觉得很不舒服。

还好景思瑜没有更过分的举动,否则,她都不知道自己今天的状态会不会受到影响。

这时,沐好好突然凑到夏织晴的耳边小声问道:“织织,你和这位景小姐有什么过节吗?我怎么觉得她看你的眼神有敌意。”

在她的印象里,景思瑜是完全接触不到的未来豪门少奶奶。

闻言,夏织晴无奈的叹息一声,回答道:“不知道,可能就是看我不顺眼吧,没关系,反正我们身边就有很多看我不顺眼的人。”

“她们都是嫉妒你,宋悦雅就是最好的例子!不过,我想不明白景小姐为什么会嫉妒你!”

沐好好很八卦。

虽然夏织晴没有和她解释真正的原因,但是扛不住沐好好这样细心观察的追究。

未免露出破绽,夏织晴必须结束这个话题。

“好好,我们今天还是要认真完成这场走秀,毕竟是我们第一次C位同台。”

“对,今天是值得纪念的重要日子。”

在活动正式开始前,模特们在后台都是漫长时间的等待,除了水,什么都不能吃。

仅仅隔着一扇门的距离,后台的枯燥乏味和展厅的热闹盛况是截然不同的画风。

景思瑜没有留在后台就是前往展厅和娱乐记者交谈,在明天的新闻里,为自己和景鑫珠宝争取更大篇幅的宣传报道。

漫画 自然准备

漫画 自然准备第三集

清河愕然抬头,眼神里难掩震惊,刚才他还半信半疑,如今才相信王爷真的有病。

“王爷?您果真病发?”

“胡说八道!本王何时有病?快拿下他!”

那人神色冷酷,那样貌虽然如常,可性格却与刚才的平王判若两人。

平王妃泪流满面,从端木桓背后探出头来,哭道:“王爷,王爷!你就不要我和桓儿了吗?你出来,出来啊!”

那声声悲痛,字字泣血,闻者落泪,可平王却丝毫无所动,只厉喝道:“清河!难道本王的话你也不听吗?”

端木桓拦住平王妃,双眼通红冷冷看着平王,转而对清河道:“父王病发了,还是先让他安静的睡一觉。”

平王大吃一惊,那样被软禁的日子他可不想再过,声色俱厉道:“清河,你吃里扒外,难道也背叛了本王?”

“王爷,您只是病了,先好好睡一觉。相信属下,属下不会让人伤害王爷。”

清河试探着起身,想上前制伏平王。却不想平王一掌劈过来,趁清河下意识躲避时,人却闪身直奔门口。

“拦住他!”

平王一边大喊:“来人,救命”,一边和清河与端木桓交手。

两人投鼠忌器,不敢对他下重手,只能让平王闯出了屋子,来到庭院。而守在主院的其他暗卫见此情况纷纷现身,只是因为不明缘由,所以不好上前,只在旁围观。

平王看周围暗卫林立,可都束手不前,怒喝道:“你们还不拿下逆子和叛徒!谁是平王?你们不知道吗?”

有几个暗卫心属平王,想上前帮忙,飞星和飞昆赶紧拦住。清河也趁机喊道:“现在是王爷犯病,你们不要插手!我们不会伤害王爷!”

庭院里的暗卫们,是清楚端木桓和清河身手的,看的确如此,小王爷和清河都没有伤害王爷,一时又陷入沉默。

只在旁看着平王,和束手束脚的端木桓与清河缠斗。

平王妃追出来,泣不成声,只是不停的呼喊:“王爷,王爷!你回来,你回来啊!”

缠斗越久,平王越感觉力不从心,要不是端木桓和清河都不敢伤害他,只是想等他力竭,他早支持不住。

他眼神一转,看暗卫们大多离得比较远,近处只有半跪在地的平王妃。心中一动,开始往平王妃的方向移动。

然后一个假意疏忽,露出空门给清河,清河不敢伤了王爷,忙闪电般收手退后。

平王趁此机会,一个懒驴打滚来到平王妃面前,反手扣住平王妃脖子,将她扣在身前,喝道:“还不退后!”

“王爷!”

平王妃拼命挣扎,可平王却越扣越紧,脸上露出狰狞的神色,喝道:“闭嘴!”

这一变故,让暗卫们大吃一惊。就连得到消息,急忙赶过来的端木栎也惊呆了。

端木桓心急如焚,可又盼望着父王能够再次战胜那人出来,矛盾之中先沉声道:“你别冲动,先放开我母妃。”

“不行,你先扔把匕首过来给本王!否则!”

平王说着,右手扣住平王妃的脖子不放,左手在平王妃身后一掌。平王妃闷哼一声,血丝溢出唇间。

端木桓心如刀割,来不及多想,马上从袖口拿出随身携带的匕首扔了过来。

平王握住匕首,挥动着对端木栎道:“栎儿,端木桓大逆不道,想杀了本王夺取王位。我见他心生歹意,有意想改立世子,却被他软禁,你还不过来救父王。”

端木栎眼神闪烁,这简直就是喜从天降!

可他又觉得,眼前的父王和往日有点不同,一时踌躇不决。况且他身边人并不多,抵不过端木桓的人手。

平王看他犹豫不决,恨铁不成钢骂道:“混蛋!本王立你做世子,你还有什么不敢的!快点!”

端木栎恶向胆边生,反正是父王亲口所说,他只要能协助父王拿下端木桓。

以后,就是平王世子!

“大哥,我看父王神智很清醒。不如,你让父王出来再说?”

端木桓对平王下不了手,对端木栎却没有这点忌讳,看都不看端木栎,只吩咐道:“飞星,拿下!”

飞星带着十来名端木桓的暗卫,围住了端木栎和他的几名侍卫,正剑拔弩张之时,异变又起。

只见平王突然神色痛苦,放开了平王妃的脖子,只使劲捶打着自己的头。

众目睽睽之下,平王的脸上如变脸似的,悲伤、愤怒、阴狠、木然、温和,几种情绪交织在一起,变来变去。

平王妃和端木桓与清河,还有其他暗卫与端木栎一行,都目不转睛的看着平王。大家心思各异,却都动作一致的停了下来。

慢慢的,温和的平王似乎掌控住了躯体,大声道:“所有人,一切都听桓儿安排。”

转瞬之后,冷酷的平王又喝道:“快拿下逆子!我要改立世子!”

几番反复,所有人都意识到,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平王,可该听谁的呢?

又是一番木然挣扎后,温和的平王又回来了。他先看了一眼跌坐在地的平王妃,眼神中有眷恋和伤痛。又看了一眼端木桓,眼神里有欣慰和留恋。

然后毅然决然的将匕首插进自己的心脏,留下一句:“本王传位于端木桓,一切听凭端木桓安排!”

然后轰然倒地。

端木桓和平王妃扑过去,抱住平王,清河也奔过来一探鼻息,平王已经气绝身亡。

“王爷!”

平王妃一声凄厉的哭喊,猛的拔出平王身上的匕首,也戳进了自己的胸口。

这变故来得极其突然,又是转瞬之间,端木桓和清河还没有反应过来,平王妃已经倒在平王身上,握住他的手含笑而逝。

“父王,母妃?”

端木桓颤抖着手,去探了探平王妃的鼻息,匕首深入心房,已经无力回天。

所有的暗卫都跪了下来,端木栎目睹变故,一时不知该何去何从,也茫然跪了下来。

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端木桓亲眼目睹双亲在眼前自尽,目眦欲裂痛不欲生,眼睛里竟然有淡红色的眼泪流下来。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