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野人生 CD1

2022-06-12

狂野人生 CD1
  • 主演:娜塔莉·爱娃隆,马提亚斯·施维赫夫,Petra,Berndt
  • 导演:阿希姆·博尔哈克
  • 地区:德国
  • 类型:经典片
  • 语言:德语
  • 年份:2007
兀琪•奥伯迈耶(NataliaAvelon饰),六十年代德国一个狂野和自由的灵魂。因为无法忍受家中保守和压抑的环境,她和好友萨比那(FriederikeKempter饰)离开家乡,来到柏林,并加入了倡导裸体主义和性解放的第一公社。兀琪余公社内的海因纳(MatthiasSchweighöfer饰)相恋、分手,旋即又以模特身份进军柏林时尚界。在此之后,兀琪又与探险家伯克弘恩(DavidScheller饰)和摇滚歌手斯通•基斯(MiladaVeela饰)相继坠入爱河。每个男人都爱这个妖精一般的性感尤物,却没有谁

狂野人生 CD1第一集

第898章: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第二天一大早,史战南像往常一样穿着一身体恤休闲裤下楼,结果发现客厅的画风有些不对劲。

在家不修边幅的亲爹竟然破天荒花理了头发刮了胡子,手里正拿着两套衣服在征求意见。

“媳妇儿,你看我穿哪套合适?”

李美棠正给三个孩子喂饭,她抬头看了看,说道,“这两套都不好看,你还是穿你们的制服吧,那个穿着多精神?”

“啊?穿制服啊?这样会不会太招眼了?”

史远航有些担忧,就先不说肩膀上那令人畏惧的肩章,就这一身制服,就很惹眼了。

“怕什么?以前咱们低调,是担心给孩子带来不必要的麻烦,现在,孩子都毕业了,咱们还不趁机给孩子涨涨面子?”

李美棠说道,这有什么招眼的?史远航这人,就是太低调!

史远航听到媳妇儿的话,他点头,“行,那我都听你的,一会儿我就穿制服出门。”

史战南一脸迷糊下了楼梯,“大清早的,你俩这是要干嘛?爸,你是打算当新郎官吗?”

“你小子,不会说话就别说话!”

史远航手里的鞋油刷子差点扔到史战南脸上去,什么再当新郎?他这辈子,就只当一次新郎!

史战南无奈说道,“那你打扮一新的干嘛?我记得你最近没啥要紧的活动吧?”

“今天是大日子,我能不穿戴正式一点吗?”史远航一边给皮鞋上油,一边说道。

李美棠瞄了史战南一眼,皱眉说道,“你就打算穿成这样去学校?”

“对啊,我平时不就这么穿的吗?不行吗?衣服都是干净的!”

史战南扯了扯自己的黑体T恤,他觉得很好啊,黑衣服穿起来不是很帅吗?

李美棠又白了史战南一眼,“今天是毕业典礼!”

“哦!哦!哦!敢情你们穿戴这么正式,是为了参加我的毕业典礼啊,嗨,我说呢!”

史战南露出欣慰的笑容,亲爹亲妈终于记起这个亲儿子了,终于知道给亲儿子留点面子了!

“妈,其实不用这么麻烦的,只要你们去……”

“你想什么呢?我和你爸是去参加宝珠的毕业典礼,你?我们压根就没打算去的。”

李美棠眼皮子都不带抬的,她将最后一勺饭喂进史月嬅嘴里,又扯过手帕给她擦了擦嘴。

史战南一口老血憋在嗓子眼,险些呛死他。

亲妈果然是亲妈,宝刀未老,战斗力依然杠杠的!

史远航叹息,“战南,今儿个我们可是要带着孩子参加宝珠的毕业典礼,你身为宝珠的丈夫,身为孩子们的父亲,就打算这样出场?”

“你管他呢!他不去就不去,大不了就让宝珠的同学以为宝珠丧偶,你没听李红叶说吗?不少男生都暗恋宝珠呢!”

李美棠将空碗递给史远航,又拿起沙发上的公主裙,开始给史月嬅换裙子。

史战南已经彻底说不出话来,亲妈这话,让他怎么就觉得毛骨悚然呢?

他就站在这里呢!他还没死呢,什么叫丧偶?什么叫宝珠的追求者很多?这是公然挑衅他的自尊吗?

“***说的没错,你穿成这样,就不要露面了,真是丢宝珠的脸!”

史远航拍了拍史战南的肩膀,也是一副嫌弃的表情,这傻小子,都什么时候了?就不能与时俱进?

听到这话,史战南的嘴角抽了抽,最终,他默默上楼,默默打开衣柜,默默找了套最帅的衣服!

倪宝珠睁开眼,就看到史战南结实有力的后背,以及后背上那几道抓痕,嗯,她的杰作!

“你这是干嘛呢?你昨晚不是准备了套黑T恤吗?”

倪宝珠揉着惺忪的眼睛,她伸了个懒腰,心里哀嚎,好痛,浑身上下都好痛!

“今天是毕业典礼,得穿正式点,我那边很快就结束,到时候我去找你,参加你的毕业典礼。”

史战南背对着倪宝珠,一边扣着袖扣,一边沉声说道。

听到这话,倪宝珠一脸惊喜,“真的吗?你有时间参加我的毕业典礼?”

“嗯,有时间,放心吧。”

史战南表情平静,可心底已经是翻江倒海了,他能不去吗?不去的话,万一被其他人以为宝珠丧偶怎么办?万一有傻大头真想追求媳妇儿怎么办?

为了防止这种事发生,最好的办法就是他亲临现场,将那些男人的不轨之心都扼杀在摇篮里!

倪宝珠不知自己丈夫的心思,她满脸欢喜,跪在床上从背后宝珠了史战南。

“老公,你真好!”

这么直接的表白,让史战南的心变得雀跃起来,刚才那点儿不悦早就烟消云散。

“乖,我爱你,当然会对你好,毕业典礼是你最重要的日子,我怎么能错过呢?”

史战南转身,俯身与倪宝珠四目相对,他吻了吻她的唇,眉目温柔。

“昨天思思问我,说你会不会来参加毕业典礼,我还说你来不了呢,我嘴上说着没关系,其实心里还是盼着你能去的。”

倪宝珠仰头看着史战南,她脸上带着刚睡醒的纯真可爱,说这话时,表情乖巧可人。

史战南那一颗心哟,早已融化成水,“这是最重要的日子,我当然会陪着你,不止我去,咱们的三个孩子,还有爸爸妈妈他们都去。”

倪宝珠往史战南怀里钻了钻,“战南,我这辈子,最正确的决定就是嫁给了你。”

“我这辈子最正确的决定,也是娶了你。”史战南揽紧了怀中的妻子,他早已忘记了刚才的不悦,此时此刻,心中都是她。

俩人谁也没有说话,就这么抱在一起,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进来,洒在床上,细细碎碎,房间仿佛镀上一层金色。

就在这当口,虚掩的卧室门被推开,只见史月嬅娇笑着奔进来,后面,还有李美棠的脚步声。

“羞羞,妈妈没穿衣服!”

童言无忌,史月嬅正好看到倪宝珠光滑的后背,她学着大人的样子说道。

不等倪宝珠反应过来,李美棠已经一把将史月嬅抱在怀中,一手捂着她的眼睛,一手抱着她,快步往外面走去。

临出门时,李美棠一边带上门,一边说道,“那啥,你俩继续,继续,我什么都没看到!”

狂野人生 CD1

狂野人生 CD1第二集

随着白楚瑜一步步走近,罂粟浑身紧绷起来,就在这时,手掌上被轻敲了两下,罂粟抬眸朝苏焱看去。

夜色愈发漆黑,虽然看不清苏焱的表情,但是罂粟能感觉到他在安抚她。

她收回视线,心里有种很奇怪的感觉,或许是因为从前遇到危险的时候,从来都是一个人扛着,想办法去解决,而现在身边多了一个人。

握着她的那只手,手掌温暖干燥,将她的手完全包裹在掌心,让她心里有种很奇异的感觉。

前世,她也没少跟MS里的男性伙伴握手,可也没有什么奇怪的感觉,就像自己的左手握右手一般。

难道是因为系统的原因?

罂粟胡乱的想着,抬起眸发现白楚瑜就在离她们一米开外的位置,若是再继续往前走,发现她们只是迟早的事情。

可就在这个时候,白楚瑜忽然停下了步子,低头朝面前的地上看了过去,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罂粟不敢掉以轻心,仍旧浑身紧绷,做好了被发现后跑路的准备,她虽然没有内力,但若拼尽全力,应该也是能逃脱的。

虽然她不知道白楚瑜的实力怎样,但是她觉得以苏焱的实力,就算是带上苏常,他应该也是可以摆脱白楚瑜的。

就在罂粟屏息以待的时候,白楚瑜忽然抬手化掌朝他面前的地上劈去,瞬间他面前杂草丛生的土地,泥土飞溅,草沫横飞。

露出一个足有一米宽、两米深的陷阱,估计是山脚下的猎户专门挖来捕野猪狍子的,若是方才白楚瑜往前踏出那一步,说不得就会掉进陷阱里。

白楚瑜挑了挑眉,目光落在陷阱前方。

在罂粟的视角看来,白楚瑜此时的视线正落在她的身上,似已经发现了她的藏身之所。

就在这时,白楚瑜身后的山林里忽然传出轻微悉索的动静,白楚瑜立时转身看去。

白五冷声呵道,“什么人!”话音未落,他整个人已经朝后面的林子里扑了过去,手中长剑出鞘,划出一道寒芒。

一剑落下,再挑起时,剑尖挑起一条黑红相间拇指粗细的花蛇,蛇身紧紧盘在剑身上,蛇头冲着白五的方向,不停的吐着蛇信,突然弓起身子,竟要往白五身上扑去。

白五持剑的手腕微微一动,祭出一朵剑花,那黑红相间的花蛇已经碎成整齐的几段,落在地上,依旧滚动着。

“主子……”白五将剑收回鞘,出声恭敬喊道。

白楚瑜黑眸里闪过一丝失望,垂眸看向掌心的黑石,微微蹙眉。

黑石发热,一感应到位置他就赶了过来,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在西岭山脚下的时候,黑石突然断了感应。

这世间的事,果真是不如意十之八九,越是想得到,越是得不到。

不过,他一向最不缺的就是耐心,既然出现在西岭山,那他先前的猜测应是对了。

“下山。”既然来了,就不能白跑一趟,也许能应了那句话——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白楚瑜脚尖在地上轻踮,转瞬便飞出几米开外,白五紧紧跟在他的身后,两人一前一后,如来时那般,身影渐渐消失在山谷里。

见两人终于走了,罂粟顿时松了一口气,刚要动,苏焱却止住了她的动作,罂粟凤眸一眯,暗骂自己果然是过惯了好日子,连这点警惕心都没有了。

果然,约莫半炷香的时间,一白一黑两道人影再次出现在山谷里。

白楚瑜看着没有任何动静的山谷,淡淡道,“走!”

平日温润的眸子,此刻一片暗沉。

两人动作干脆利落,转瞬消失在山林里。

“走吧!”低沉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耳朵边,罂粟微微后仰,站起身来。

察觉自己的手还被苏焱握着,顿时赶紧抽了出来,不知怎的,突然觉得脸上有些热。

苏焱倒是见怪不怪,扶起苏常,手掌落在苏常的背上,用内力给苏常疗伤。

罂粟在一旁睁大了眼睛,想要看看内力到底是什么东西,可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白楚瑜今日找你做什么?”苏焱忽然出声问道。

罂粟凤眸微动,将白楚瑜白日里的试探与方才的事情联系在一起,脑海里好像有什么东西一晃而过,她瞳孔瞬间紧缩,脸色微变。

仙法难道是与系统有关!?

想到这个可能性,罂粟顿时有些坐立难安,白楚瑜既然找上门来试探,明显就是在怀疑她,现在又找到西岭山来,难道他能感应到她系统的存在?

一想到这个可能,罂粟一刻在山上也呆不下去了。

“我先下山!”罂粟丢下这句话,迈步就要走。

苏焱没有抬头,迅速收起贴在苏常后背上的手掌,在他的胸口轻点了几下。

昏迷不醒的苏常顿时轻咳了两下,一口淤血吐了出来,意识到世子爷在给他疗伤,顿时恭敬无比的道,“谢过世子爷。”

“在镇上等我。”丢下这句话,苏焱的人影已经消失不见。

须臾间,已经追上了疾步狂奔下山的罂粟,他纵身一跃,脚步极轻的落在她身旁,“我带你下去。”

说完这话,不等罂粟反应,他长臂已揽住罂粟的腰,将她带入怀中,脚尖在地上轻踮,转瞬已是几米开外。

从来没有被人揽过腰,罂粟有些别扭,不由轻轻挑眉,不过见苏焱带她下山,确实要比她自己下山来得快,她也就没什么好别扭的了。

罂粟不禁在心中暗暗祈祷,希望她的猜想是错误的。

见罂粟没有一丝反抗,反而十分顺从,苏焱丹凤眸子里划过一抹幽深。

不到两炷香的时间,两人已经下山回到了西岭村,罂粟远远就看见家中院子里亮着灯光,凤眸顿时紧缩,脸上多了一抹凝重,快步往家门口赶去。

苏焱却制止住她的动作,低声问道,“白楚瑜?”

罂粟眉头轻蹙,点了点头。

“后面。”苏焱拉着她,就往沈家后墙那里行去。

见苏焱没有问东问西,罂粟心中不禁对他多了一抹好感,这小白脸关键时候倒是不掉链子的!

狂野人生 CD1

狂野人生 CD1第三集

舒恬明显的感觉到他整个人的状态不对劲,像是将自己完全封印在了另外一个世界,他所有的想法和感触都停留在那一个世界中,不断的后悔,甚至悔恨自己当初的做法。

“不是这样的,阿函,你已经做的足够好了,如果我是你,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家人,人这一生没有谁可以一直一直走下去,虽然很残忍,可你要接受这样的现实。”她用力的抱住他,想要将他从自责的深渊中拽出来,“老爷子的死跟你没有关系,他是生病了,你要做的是陪在他的身边,陪他走完这一辈子最后的路程,你没有不好,老爷子也为你骄傲,也懂你的心,如果你想要让他最后的这一段路不要走得有遗憾,就不要再这样了!”

她的话让男人涣散的目光中重新找到了一点聚焦,与其说是在问她,倒更像是对自己的喃喃自语,“我这样他只会走得更不安吧……”

“对,所以你要振作起来,做重新做回那个让他感到骄傲的外孙,让他离开的更加放心坦然,而不是充满了遗憾。”

厉函视线眺望看着窗户外远处的灯火,那一盏盏一簇簇亮着光线在他眼底升起的雾气中,变成一朵朵模糊的花朵,有红色,有绿色,有黄色……刺痛着他的眼睛,却也照亮着他心头那一片黑暗。

是啊,人生已经到这一步,他不能继续自私下去了,总要让老爷子走的安心,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他连难过的资格都不配有。

这句话像是将厉函从伸手不见五指的深海海底捞了出来,脑袋清新了很快,这才感觉到窗外的风吹的有些冷。

刚刚他甚至感觉不到外界的这一切,满心就只有自己陷入的自责和愧疚。

他重新直起身体,转过身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小女人,已经临近深夜,她的面容写满了疲惫,这些日子他难受,她也跟着不好过,陪他的同时还要照顾舒啸,人都瘦了一大圈。

厉函心疼的抬手抚上她眼睑下那一处阴影,喉结滚动,“对不起,让你跟着我受累。”

“说什么呢,你是我的丈夫,如果我现在都不能陪着你,还要我有什么用?”见他终于听进别人的话,舒恬松了口气,抬手挽住他的胳膊,“走吧,我们回家,明天早点带着啸啸一起过来陪老爷子。”

厉函任由她拽着自己,心头终于有了一丝温度,“好。”

寂静深夜,最起码他的身边,还有她。

——

自从这次谈完话之后,舒恬明显能够感觉到,厉函面对老爷子的时候,话说的比之前多了很多。

原先他不是一个擅长表达自己的人,通常情况下他都是在听别人讲,很少会有自己主动表达的时候。

可是这两天,他都一直陪在病床边,不仅仅是嘘寒问暖,还会跟舒啸做一些事情讨老爷子的欢心。

但是不容乐观的是,这段时间老爷子的意识忽然变得混沌起来,睡觉的时间会很长,睁开眼的时候也都在愣神,眼底的光彩越来越少,整个人都变得越来越沉。

所有人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到了最后刘毓芳都不愿意跟厉函和舒啸一起来医院,就是怕自己会克制不住情绪,当场哭出来。

一天夜里,厉函留下来陪床,舒恬本想也一起陪着,他说什么都不让,担心她的身体会吃不消,让司机将娘俩送了回去。

但是没想到,就在这样一个平白无奇的晚上,老爷子的身体还是出了问题。

吃完晚饭,晚上九点,老爷子还让他找来了医护人员将插在嘴巴里的食管暂时拔了出来。

管子离开胃部最后从嘴巴里拿出的那一刻,老爷子疼的脸色都变了,可能够自由的张开嘴巴闭上嘴巴,没有这根管子的阻碍,还是舒服了不少。

“生病受罪啊……”老人家声音砂砾的厉函,苍老的眼窝都带上了点湿意。

“坚持坚持,会好起来的。”

老爷子听了却摇头,“我知道自己身体的状况,阿函,你不用总是瞒着我,我没几天了吧……”

厉函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很想告诉老爷子不是的,还有很长的时间可以走下去,可他说不出,看着那张因为输液变得有些泛黄的脸,他就什么都说不出了。

“这么多年了,你一点儿都没变。”老爷子强撑着身体的不适跟他小声说着话,他怕自己现在再不说以后就真的没有机会了,“从你几岁的时候,家里人问你什么问题,你都是绷着一张脸,稍微长大一点也是嘴硬的不行,工作之后从来都没有跟家里抱怨过,你啊,过得是最累的那个……”

厉函坐在旁边静静听着,他没说话,可低头垂眸的样子格外乖顺。

老爷子已经很久没看到他这么听话的模样,忍不住多絮叨了两句,“别总是觉得自己应该做这个应该做那个,人哪有这么应该,不生病没有天灾人祸的,已经足够好了,我知道你对家里总是有愧疚感,小函啊,是家里对不住你啊……”

想当年刘毓芳跟厉函的亲生父亲,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动不动就波及到孩子身上,打架动手都成了家常便饭,对一个孩子的伤害一定会终身的。

所以从小厉函的性格就非常内敛,一点都不外放,很长一段时间家里人都害怕孩子会抑郁或者扭曲。

后来厉函之所以从事律师这个职业,跟他的成长经历也是非常有关系的,所以在他事业有成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宣布不给人打离婚官司。

那些东西对他来说,毕竟是沉重的。

再后来,刘毓芳走出阴影,重新改嫁,有了厉秋,一切都步入正轨,却忽略了他的感受,所以他跟家里疏远,但每当有时间的时候,他是一个人到场的人。

这些老爷子都看在眼里,人越老眼神越毒,他所做的一切,都在心里搁着。

厉函犹豫了会儿,还是伸手攥住了老爷子的手掌,“您别这么说,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相关文章

评论 (1)
  • 百度视频网友张君菡的影评

    生活时时处处只要你稍微慢下来细心些,都会感到像静默的大海,永在暗潮汹涌着,不知何时必将爆发,只是时间的问题。男主角突然的遭遇令他停下来思考观察生活,不免又悲伤情境,却又必须继续前行。生活就是这样的,希望你做个有心人,不要活到麻木。

  • 腾讯视频网友荣林博的影评

    第一次这么喜欢一部剧的女主角这个角色 聪明 独立 淡然 很有自己的主见 特别是略微带有的那一点狡黠 真是可爱极了。

  • PPTV网友黎善媛的影评

    有以前的小说那个感觉了,看起来很流畅,故事也没有狗血,女主性格很果断理智,和她妈妈断得很干脆,估计改编的电影又会是无聊的大团圆。

  • 奇米影视网友舒滢骅的影评

    极致音画演出+意识流,《狂野人生 CD1》太好看了!现在我应该是世界上最空虚的人吧 我已站在舞台之上。

  • 全能影视网友仲孙亨风的影评

    虽然电影剪辑的节奏稍微有些乱,最后的结局也稍显老套,但看到最后真的鼻头酸酸的,可久士真的是又温柔又坚强的父亲啊。

  • 三米影视网友容全春的影评

    只看到一半然而太困了。前面一小时很喜欢,但能感受到有着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仍未开始,因此看完再来。

  • 奈菲影视网友轩辕毓钧的影评

    看了两遍《狂野人生 CD1》,背景的小调真是悦心啊。电影的目的已经再清楚不过了,欧债危机之下,大家要放下身段、务实一点。自己能奋发去解决问题才是根本的解决。

  • 四虎影院网友解鹏华的影评

    终于不用看到两个人在社交软件上相遇然后炮火连天的俗套恶心情节了……女医生和花店老板实在太可以了。

  • 青苹果影院网友黄枫姬的影评

    看透了人性的阴暗却还能正确找到自己的光,希望一直都在,他会指引着你前进,通向美好的未来。

  • 开心影院网友奚冰毓的影评

    真的很好看的一部电影!一下子看完感觉看懂了什么 又感觉什么都没有!

  • 八度影院网友阙眉洁的影评

    生活中遇到的人和事,他都把握的很好,很专心做一件事,因而成功几率大。 生活的赠与与损失是均衡的,当你意识到达那儿,那儿就能蓬勃发展,你我都是如此,希望世界如您所愿。

  • 第九影院网友寇堂可的影评

    这种叙事方式确实不得不让人钻研其中包含的讯息,而且结局确实让人怅然若失。

  • 努努影院网友苗桦航的影评

    太好看了!女主像个小豹子眼神充满了力量,套路我也喜欢,配乐也很应景。很有力量的一部电影。

  • 新视觉影院网友杨超紫的影评

    对我来说看起来一点都不轻松的电影(到底我应该不相信人世间有普遍的苦尽甘来,所以成功个案不是我的type。欣赏精神不是故事。

  • 神马影院网友尤滢芸的影评

    生活之所以称之为生活,因为它即要求我们生又要求我们活,可见它的艰难。我更倾向于一个人在人生最最最低谷的时候是需要一个支撑的,在哪个无尽黑暗的地方需要一点光带向光明,可是大多数时候,当一个人处于黑暗的时候没有一丝丝光亮。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