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人们之欲望/恋人们都沾湿了

2022-06-12

恋人们之欲望/恋人们都沾湿了
  • 主演:中川梨绘,大江彻,绘泽萠子
  • 导演:神代辰巳
  • 地区:日本
  • 类型:经典片
  • 语言:日语
  • 年份:1973
外出流浪的克(大江徹饰)五年后回到家乡,这个渔港小镇依然保留着他离开时的样子,暗淡、无望,一如他此时此刻的心境。克找到一家情色电影院昭和馆工作,不久后便与影院女主人(绘泽萌子饰)发生不伦之恋。某天克在野外窥见中学同学光夫(堀弘一饰)与其女友洋子(中川梨绘饰)ML,事后他被光夫暴揍一顿。不过三人却在第二天成为好朋友,光夫更牵线为克介绍女朋友。粗暴的克第一次见面便强行脱掉女孩(苏千露饰)的衣服,女孩哭着跑开。虽然如此,但克特立独行的性格却渐渐吸引了性感的洋子

恋人们之欲望/恋人们都沾湿了第一集

第1036章 聚仙令出,号令道门,群贤毕至!

云贵高原,远离人烟的一处荒山野岭之处,这里地势较高,而且磁场较多,所以常年累月的会接受天雷轰击,所以导致了此处的人烟稀少。

当然,这是科学家给出的理由,而在真正的炼气士高手眼中,此地却是一个地火聚集之处,磅礴无比的地火在这里聚集,汇聚了十分磅礴的纯阳气息,不断的吸引天雷轰击。

若非是无数年前,有高手在这里布置下来了惊天大阵的话,那么只怕是这里早已经地火勾动天雷,大量地火喷薄而出,直接造成火山喷发,在这里制造出来一个常年累月喷发的活火山了。

只可惜那地火还没有能够支持到那个时候,就已经被前辈高人所发现,最终布置下来了一座大阵,将此地地火全部镇压,但是却也并没有影响到他吸引天雷,最终将此地变为了一个十分奇妙的,可以长年累月的接受雷霆轰击的宝地,对于那些修炼雷属性功法的高手来说,这里就是世界上最好的洞天福地!

天雷真君一脉便是当年那座在这里镇压了地火的高手所传承下来的道统,而当年那位高手却是出身老君观,所以认真的收起来,天雷真君和藏天老道士之间,还是师伯师侄的关系。

一道紫光突然的出现在了万雷山的顶峰,正在万雷山封顶闭目修炼的天雷真君突然双眼一睁,手轻轻的一动,就轻而易举的夹住了那到紫光,神念扫过,瞬间将上边所有的字迹都看的一清二楚,,双眼瞬间睁大!

“徒儿!”

天雷真君如同雷霆轰鸣一般的声音瞬间响彻万雷山,没过多久,就有一个身高体壮,浑身上下萦绕着和天雷真君如出一辙的威猛气息的青年在一道雷光闪烁当中出现在了封顶!

“师父,有何吩咐!”

青年恭敬的说道,天雷真君直接的说道:“收拾一下,和我去老君观一趟。”

“遵命!”

威猛少年没有丝毫迟疑的直接答应了下来,雷光闪过,便直接去收拾去了。

没过多久,两道雷光齐齐的动万雷山封顶掠过,消失在了无数浓重无比的乌云当中!

……

龙虎山,龙虎大殿当中,身穿阴阳八卦紫色道袍的老道士双眼紧闭的坐在蒲团之上,在他身后便高大无比的道祖金身塑像以及他们龙虎山一脉祖师张道陵的金身塑像。

一个身穿资金道袍的中年道士快步的走了进来,沉声的说道:“师父,刚才收到老君观藏天师伯所发出来的聚仙令。”

“给我看看!”

老道士眼睛没有睁开,发出悦耳的声音,中年道士上千,将一道紫色的玉符递给了老道士,老道士神念一扫,骤然间双眼睁开,一双眼珠却是璀璨无比,看上去如同水晶一般剔透,格外的恐怖!

“去将门中最精锐弟子全部都聚集到我这里来,随我前去老君观!”

老道士直接下令,中年道士心中骇然,却是不敢发问,连忙的转身前去按照老道士的命令行事,心中却不断的揣测。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的老道士如此的郑重其事,居然要将本门当中最精锐的弟子全部都带过去,这事要做什么?

半个小时后,龙虎山当代张天师便率领着年轻一辈当中最出色的八名弟子,全部都在化神后期以上境界的年轻道士出发,前往老君观!

……

西北边陲,磅礴无比的昆仑山脉在这无比广袤的大地之上蜿蜒盘旋,成为无数西北人心中永恒的图腾。

而那传说当中坐落在昆仑山脉之上的昆仑,更是让的无数年来,一辈辈人都遐想无比,甚至于亲身登上昆仑山,去寻找那传说当中的昆仑山门!

两道紫光悄然的掠过昆仑山上空,旋即转向了截然相反的两个方向消失不见!

不过半个小时,昆仑山深处,却是骤然有无数仙音响起,白莲青莲一同绽放,两位仙风道骨,举手投足之间尽是仙气的老道士悄然从虚空当中浮现,而站在他们身后的,则是身穿白色和青色道袍的十八位年轻炼气士,全部都是东昆仑和西昆仑两门派当中的精锐!

而当然,这一次他们出发前往老君观,使用的都是同一个名义,昆仑!

“师兄!”

西昆仑当代掌门开灵沉声的对着东昆仑门派当代掌门开口,“这次藏天居然动用了聚仙令,你可知道所为何事?”

东昆仑当代掌门开云微微摇头,示意自己也不知道,却是一脸的凝重。

“那聚仙令乃是当年道祖传下的印信,号称聚仙令出,群贤毕至,乃是当年老君观号令中原道门的印信,聚仙令一出,所有门派必须在最短时间内赶到老君观,迟者便会被整个中原道门所排斥!”

“虽然我昆仑家大业大,也并不在乎老君观的威胁,但是聚仙令的另一种意思却是只有发生了足以危急整个中原道门的危机的时候才可以动用,否则的话老君观也会受到很大的也影响!”

“藏天这人我知道,虽然有门户之见,但是却绝对不是不知道轻重的人,他敢发出聚仙令,那么就一定代表大事发生了,我们必须得过去!”

开灵听到了开云的话语之后,双眼当中青光闪烁,和开云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想到了同一件事。

那个在不久之前亲自登上他们昆仑,用强大无比的修为将他们所有人都压服的炼气士,据说从天庭下凡的神秘人,还有他所说的那件事!

难道是那件事出了纰漏?

一想到这里,开云和开灵两人的心中便顿时蒙上了一层阴影,没有丝毫的犹豫,带领门人便向着老君观飞驰而去!

而在此时的华夏大地之上,有无数炼气士都在如同他们一般,正在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赶向老君观,当真是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

而聚仙令的威慑力却要比穿云箭厉害多了,所有接到了聚仙令的人都回想起了这代表着中原道门最悠久传承门派的印信背后蕴含的意义!

聚仙令出,号令道门,群贤毕至!

恋人们之欲望/恋人们都沾湿了

恋人们之欲望/恋人们都沾湿了第二集

李小生冷冷的看着管家,管家吓得脸色更加的苍白了,牙齿在打架。

砰地一声,李小生一脚将轮椅踹倒,管家滚在了地上,李小生一脚踩在管家拿刀的手上,用力的碾压,管家发出凄惨的叫声,刀子脱手。

李小生捡起刀子,一刀捅进了管家的肋骨,管家捂着左肋惨叫,血水汩汩的流出来,衣服瞬间就被染红了。

“噗”又是一刀,李小生捅在了相同的位置,管家立刻把手拿开,晚一些手掌就会多出一个洞。

“救命!”管家发出撕心裂肺的呼喊,他知道,李小生是奔着要他的命去的,这一刀,感觉扎到了自己的胃上了。

李小生十几刀下去之后,管家倒在了血泊中,已经是进气多出气少了。

在李小生离开之后,大爷和管家立刻被推进了手术室,紧急抢救。

消息传到了蔡家,蔡家的大宅里,蔡家老爷子,也是蔡家的掌舵人,仰在躺椅上,听着家族人的回报。

待家族人说完之后,老爷子才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这个李小生居然敢动蔡家,吩咐下去,让这个人消失。”说完就再次闭上眼睛。

家族的小辈立刻退了出去,关上了院子大门。

“胡姬,你怎么看?”蔡老爷子躺在摇椅上问道

一个长得十分媚人的女人推开老宅的门走到院子,站在老爷子跟前!

“我看李小生不过是个莽夫而已。”胡姬说道。

“你说的话我都相信。”蔡老爷子搂住了胡姬的细腰,让胡姬坐在他的腿上,他直起身子,在胡姬粉嫩的小脸上亲了一口。

“你说的都有道理。”胡姬一把搂住了蔡老爷子的脖子,撒娇的说道:“要不要再续上?”

蔡老爷子虽然年纪已经很大了,但听到了胡姬的话,脸上立刻充满了欲望,眼睛开始矍铄起来:“续……续上。”

胡姬媚笑一声,从蔡老爷子的怀里站起来,从老宅里端出一碗黑乎乎的汤汁:“喝吧?喝了就有力气了。”

蔡老爷子笑着接过来,咕咚咚的就把药汁全部喝尽了,腾地一下从摇椅上站了起来,像是打了兴奋剂一样,拔腿冲向胡姬,胡姬开心的笑了起来,小院里面立刻传出浪人的声音。

蔡老爷子的古宅在整片别墅区的中心,蔡家的大宅占地面积很广,整个山下都是他家的,人族兴旺的的蔡家,光族人就几百人,占地面积几乎和故宫不相上下。

古宅之外,蔡家二爷,蔡老爷子的第二个儿子,此刻面容冷峻,坐在一把太师椅上,看着家族里的小辈:“谁去办?”

“二伯,我去吧。”一个脸上棱角分明的蔡家小辈走出来,他叫蔡康,刚从部队告假回来。

“好,既然你自告奋勇,那就去吧。”蔡家二爷蔡英雄说道。

“二伯等我的好消息吧。”蔡康自信说道,之后转身离开。

所有人都散去之后,蔡奇不满的说道:“爸,为什么让蔡康去,不让我去?”

蔡英雄知道自己的儿子不服气,但他心里明白,自己的儿子搞不定,蔡庆都被李小生差点弄死,何况是蔡奇这个被自己娇生惯养的存在。

“不用再说。”蔡英雄生气了。

蔡康能接到任务,在蔡家表现,心里十分得意,但也不敢怠慢,立刻派人追查李小生的下落。

此时的李小生没有离开省城,正坐在一家咖啡馆喝咖啡,他已经打电话给邓雯,让邓雯好好保护自己的父母。

蔡家威胁到李小生父母的安慰,所以李小生想去蔡家走一趟,刚要起身离开,一位超级大美女就坐在了李小生对面。

美女笑盈盈的看着李小生,露出了漂亮的贝齿,粉红的嘴唇娇艳欲滴:“帅哥,请我喝一杯,我就告诉你我的名字。”

李小生不差一杯咖啡,于是叫过来服务员,让服务员上一杯咖啡给对面的美女。

“可以说你的名字了吧?”李小生说道。

“名字只是一个称呼而已,有那么重要吗?”对面的美女说道,柔软的胳膊支在桌子上,近距离看着李小生。

这是一个对男人有很大杀伤力的女人,任何男人都抵抗不住她的诱惑,她只是简单的眨眼或者撩头发的动作,就足以让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那你就是不想说了。”李小生看着美女,心跳加速了很多。

咖啡已经端上来了,美女端起咖啡优雅搅动了起来,媚笑着看着李小生:“知道我的名字也没用,我又不和你上床。”

李小生一愣,没想到这样的大美女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我可是正人君子,我和其他男人可不一样。”

大美女听了李小生的话,捂着小嘴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她嘲笑李小生,认为李小生说的是谎话。

李小生面对美女的嘲笑,也笑了起来:“美女就是美女呀?不但笑的声音好听,样子更是漂亮。”

美女停止了笑声,优雅的端起了咖啡,轻轻地喝了一口,然后慢慢的放在桌子上:“你不要油嘴滑舌,你这样的男人我见多了。”说完这句话之后,表情突然严肃起来:“我看你印堂发黑,最近可能有血光之灾。”

李小生突然觉得,面前的这个美女目的不纯,立刻也变得严肃起来:“你是蔡家的人?”

美女轻蔑的笑了起来:“蔡家也配!”

很显然!美女知道蔡家,也知道李小生,她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李小生接着问道:“你来找我什么目的?”

美女笑了:“没有目的,就是寂寞了,想找个男人。”美女说完之后,看了一下腕表:“时间不早了,我们去开房吧。”

她的声音不小,立刻被邻桌听见,桌上的几个男人羡慕的看向李小生,随后又露出嫉妒的表情。

李小生不会和一个身份成谜的女人开房,自古英雄死在女人肚皮上的人不少,自己可不想那么悲情!

“不好意思,我不能去。”李小生拒绝了。

邻桌的几个男人一阵无语,他们一定以为李小生是性无能,要不然面对这样一个大美女,怎么会出言拒绝。

突然!李小生感觉窗外对面的楼上一闪,一股的危险的气息袭遍全身。

“小心!”对面的美女大喊。

恋人们之欲望/恋人们都沾湿了

恋人们之欲望/恋人们都沾湿了第三集

到晚一场小雨,天明方歇。

早起看到土地湿润蓬松,无瑕心中很是欢喜,奈何屋内屋外转了几遍却依旧未能寻得锄镐,他只好怏怏的坐在竹楼的台阶上生气。白炎却心情大好,穿了昨日无瑕买的衣衫,愈发有了往日神采奕奕之貌。见无瑕背对自己生闷气,他难忍笑意俯身附耳道:“往日倒没见你跟我生这么多的气,就除了这粗活一种由不得你,其他的,都随你。”

“又来诳我。”无瑕一脸嫌弃要去啐他,白炎忙躲闪着退了一步,无瑕一抓扑空,待扭头发作,却在起身的一刹那顿住了。

白炎站在阶上冲着他笑,整洁干净的衣衫裹着颀长的身子,显得那般的挺拔。玉带紧束的黑发在风中微微飘动,斜插入鬓的云眉之下如朗星般耀眼的眸中洋溢着满目的宠溺,一如既往的看着他,恍然间,似乎斗转星移,又回到了从前。

这才是……白炎该有的模样哪!

这一路颠簸流离,跨越千山万水,一个人默默的承受着一切,所有的艰难他都一肩扛起了!当初对无瑕许下的诺言他也一步一个脚印的做到了,这份情走到今天,是该圆满了!

“无瑕此生……已再无所求……”

唇间呢喃,眼角凝起了一层薄雾,无瑕看着眼前那如阳光般熠熠的男子,露出了柔情蜜意的笑。

天地,尽在目光流转间!

清晨的风扬起长发,映亮了两张年轻而美丽的脸,那轻啜的吻是万难之后最好的药,一次,一次,直到缠绵……

“坏人!”一粒石子不偏不倚的打在白炎的额角,拉开了纠缠。

白炎吃痛的倒嘶着寻声望去,却见楼下站着两道小小的身影。一个少年用手蒙着另一个更小的孩子的眼,那孩子挣扎间还在囔囔的叫。

“哥哥放开我,这老头欺负仙子哥哥了。”

“陌陌,陌漓。”无瑕有些吃惊,继而有了尴尬。白炎不可置信的看着楼下犊子似挣扎的黄毛小丫头,瞪大双眼指向了自己:“老头?”

“陌陌,咱们走。”陌漓一脸通红,显得比楼上那两人更加窘迫。他已是少年,自然知道方才看到的一幕是什么,陌陌还在拼命挣扎,一边叫一边扬起了小爪:“仙子哥哥是我的!你再敢跟他亲亲——”

“你又怎样。”白炎算是闹明白了。显然无瑕这两日在这已经交上了朋友了,他促狭的一笑,倚着栏杆像逗弄炸毛的小猫似的挠了挠陌陌尚还稀疏的小辫,不紧不慢的道:“你的仙子哥哥是我的。”

“我的!”他话音未落,陌陌便已挣开哥哥的束缚狠狠一口便咬在了他的指尖上,那一咬可真是用尽了吃奶的气力,白炎痛得鼻头一酸,几乎叫出了声。

“陌陌!”陌漓见状急了,忙抱了陌陌往后一退,然后满眼警惕的瞪向了白炎。

显然他也知道妹妹的做法不对,可是不管怎样,他也不能让任何人欺负她。白炎痛得龇牙咧嘴,一边冲着手指吹气一边哭笑不得的去看无瑕,无瑕摇了摇头,拿了他的手指在嘴边轻轻一呵,继而去看陌陌。

陌陌一脸委屈的杵在那,还未开口便“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我们走了。”陌漓知道陌陌十分喜欢这个仙子哥哥,怕无瑕责备会伤了妹妹的心,是以急急的一退,也顾不上陌陌还在哭泣,夹了她就往回跑,无瑕想要出声,却想了想,还是忍住了。

“你呀,跟孩子也闹。”他有些埋怨的去看白炎,白炎满脸无辜的耸了耸肩,又嘻嘻一笑,道:“素来孩子都喜欢你,倒也奇了怪了。我可说好了,好不容易现在咱们就俩人,可不许再闹个小情敌出来,这孩子狠的跟狼似的,现在不来个下马威,她就不知道正房的厉害。”

“倒净说些没脸没皮的瞎话。”无瑕恼他没个正经,看天色已经不早,催他将赤霄乌骓放了缰绳,自己与他且走且行,一路朝着小镇的方向而去。

到了酒楼魅筱夕早已等得急不可耐,看他二人进门,忙走过去道:“可算是来了,今儿迟到了,待会不卖点力可不行。这学堂还没开呢你就怠工,要开了岂不天天要我迎到竹楼去。”

“好说好说。”白炎脸皮可不是盖的,听魅筱夕调侃丝毫不觉有愧,反而拱手笑了起来,魅筱夕扬手要打,他才忙忙一躲,笑道:“放心放心,我现在欠你的银子十个手指加脚趾都数不过来了,不卖力还不怕你把我给卸了。无瑕交给你,他可比不得我皮糙肉厚,老板娘可悠着点。”

“我疼他还来不及呢,比得你,窜的跟猴儿似的。”魅筱夕口中骂骂咧咧,眉眼却尽是愉悦之色,撇开白炎,将无瑕拉到一旁的桌边坐了下来。

那桌上放着一幅白卷,她笑了笑,小心翼翼的将之展开,慢慢推到了无瑕面前,道:“我家夫君生前也是个读书人,从前也曾想要开设学堂,教人读书识字,懂得礼仪道德伦常,只可惜……”

前尘往事,不堪回首。魅筱夕平日里争强好胜,却也有着不可触摸的一方疼痛。她自嘲的笑了一笑,幽幽又道:“当年他未能实现的愿望,而今能借公子之手得以促成,我也甚感欣慰。这是他当年所绘内堂构造,公子看看行不行,如果可以,今日我便能找人开始动手修建,不出半个月,这学堂就能开课了。”

无瑕低头细看,见那构造图十分精细,想来当初所绘之人倾入了心血,可叹却未能实现便阴阳两隔,也是世事无常,令人惋叹。

“很好了。”这图注重的皆是实用性,无任何浮夸臃肿之物,于无瑕来说最是合意。魅筱夕听罢喜颜于色,拿了图起身又道:“对了,公子还请写上几份招生之告,小镇上人虽不多,有什么口口相传也能做到,但有个文告之类,也显得正式一点。”

无瑕闻言点了点头,看桌上纸笔都有,遂展了开来,蘸墨下笔,字如游龙,一气呵成。魅筱夕站在一旁啧啧咂舌,有刚进门的食客见状也凑过来问道:“老板娘,你们这是又要做什么呀?”

“这上面写的什么呀?”镇子上大多是没什么学识的百姓,大字识不得几个,见那文告字迹漂亮干净,迥然不同于往日衙门通告,是以都好奇的围了上来。

魅筱夕一见索性扬手对着众人高声一呼,引得过路的行人也涌了进来,她见人越来越多,于是踩着板凳将文告高高一展,扬声道:“这呀,是咱们镇子上的头等大好事儿!大家都知道,咱们镇子上只有一个学堂,教的都是家境富足的商贾公子哥儿,而今我这小店来了两位异乡客,一位呢,是咱们魅阁轩的跑堂小二哥白炎,相信大家来的人都见过。”

“这里这里,是我是我。”白炎倒配合得天衣无缝,魅筱夕这头一说,他在那头就已经挥起了双臂,顺带又揽了两桩生意。

魅筱夕贼不拉叽的冲着他一笑,继续又道:“另外一位,相信也有人见过了。”说话间见无瑕身边有人痴了眼,她不满的用脚尖对着那几人一踹,示意他们远点。

“收了你们那饿狼似的眼,再看小心我挖了你们的眼珠子去。这位可是咱们白马镇将来的夫子——无瑕公子!公子说了,他会在这开设一个面向普通百姓家孩子的学堂,谁家要有想要学文识字的孩子都可以进来,贫富不论。”

“嗡!”一刹间人群中开了锅。

这年头兵荒马乱,莫说学文识字,很多人能够保住这条命就已经很不错了。读书,这是多少贫寒家庭的孩子所不敢想象的,甚至,比让他们保住性命还难上许多倍,而今有人不但开设学堂,还不限制出身,这种事放在平时是想都不敢去想的。

可是……

议论者多,问话者却一个没有。

无瑕有些无措,魅筱夕更是诧异,看身边人群渐渐有了离去之势,她不禁急得叫出声来:“欸?欸你们怎么都走了?你们这是怎么回事?这么好的事情,你们——”

“学费……学费是多少?”人群后响起了一道怯怯的声音,无瑕一愣,透过人缝看到了陌漓满是期待又有些退缩的眼。

学费!

他突然之间明白了。

富贾子弟才能读得起的学堂,贫寒之家又如何能够承担!身边的百姓恍若被人戳穿了面具一般窘迫的低下了头去。

一个孩子问出了他们不敢去面对的问题,他们能够保住家庭温饱,能够让自己的孩子活下来,每天,每日,就算浑浑沌沌,就算愚昧,不议大义,只要活着,还能喘口气,这样就好了。至于思想,有那么重要吗?被鱼肉,被压迫,这都是他们的命!懂的越少,活得……

便越轻松……

除了温饱,不用再想任何问题,这才应该是普通百姓该有的常态,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看着那一张张饱经沧桑的脸,那就算满是补丁却依旧收拾得干净得体的粗布麻衣,无瑕渐渐湿了眼眶。

“天下之人兼相爱,强不执弱,众不劫寡,富不辱贫,贵不傲贱,诈不欺愚,这才应是人活在世该有的常态。若没有思想,又何异于走肉行尸。无瑕办学,不求富贵金银,但求无愧于心。”

“所以——”

“分文不取!”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群里曾有孩子说,柒,不管你更得多慢,只要你不抛弃写文的初衷,我们都会一直等着你。诚然,我的更新太慢了,除了自身原因,现实生活也有很多撇不开的因素,每一次,每一次觉得快撑不下去了,就会看到群里、贴吧里的孩子们留言,就算很少,也突然又有了继续坚持的动力。

轩城是我的第二本文,从11年一直写到了现在,里面的每一个人物都已经渗透到我的生命之中,变成不可分割,不能离弃。

有孩子说,想要将轩城出成书,想要保存这份记忆。柒其实很感动,真的,这说明我的努力有人懂,另还有做广播剧的孩子,虽然两年过去了第一期还是没出来,但当我戴上耳机听着那一个个将文字变成声音的片段在脑海回荡,真的,是满心的感动。

白炎,无瑕,南宫,弦伊……

他们不再只是一个一个的文字,他们有了生命,有了血肉,有了悲喜与欢乐。

轩城的故事还在继续,我不知道最后还有多少人能陪我走下去,依旧是那一句,只要还有一个人在看,我也会为了那一个人写下去!

加油!

相关文章

评论 (1)
  • PPTV网友骆媛仪的影评

    太棒了。虽然《恋人们之欲望/恋人们都沾湿了》的路数是大体能想到的,从歧视到尊重到拥抱,但片子在这种简单框架里,讲了一出抓人的故事,从头到尾一气呵成,过程里满是酸楚、有爱与欢乐,结尾又满是温馨与善意。看完会感觉真是好,故事好,表演好,讲述得也好。

  • 奇米影视网友吉贞奇的影评

    美丽的山村自然+古朴的风土农作+诗意的细语呢喃=矫揉造作的电影美学。哪怕我从婴儿时期就被仍在山洞里面,也不妨碍我日后成为一个忧郁的哲学家。

  • 牛牛影视网友徐离涛韵的影评

    女主的善良,友好,坚持和温暖,总能一次又一次让我觉得世间很美好,但又很唏嘘,总之百感交集啊。

  • 四虎影院网友都芸利的影评

    衔接和转折有点生硬,前夫那段甚至被台词绕晕没看懂,《恋人们之欲望/恋人们都沾湿了》反正也不重要,he就足够了。

  • 青苹果影院网友奚琦承的影评

    成熟、理智、独立的现代女性在面对世俗时依旧会有的困惑与挣扎。非常真诚质朴的作品,没有狗血的cliché,却令人心碎又感动。人生苦短,能认识自己、明白自己想要什么更属不易,不该浪费时间在乎那些没有时间也不该在乎的人和事。

  • 八一影院网友谢仪言的影评

    很好看,总觉得很真实,喜欢里面的人物和这个电影,很有意思,也很耐人回味。

  • 真不卡影院网友东方丽航的影评

    简单的故事拍出了深远的韵味 由奢入简难,但这部电影用了简单的手法,简单的故事,却给人们沉重的思考 欠一张电影票了。

  • 第九影院网友翁心致的影评

    很遗憾很无奈,对我来说最后是希望他能迈出那一步的,可这就是他的世界他的选择。他懦弱吗?可是他也有赴死的勇气。

  • 天天影院网友裘珍诚的影评

    评分很高的的电影,我觉得可能是因为这片子可解读的角度太多了,而且怎么说都对吧。我只是觉得人有选择的自由,而且不被旁人和世俗所左右挺难得,何况还是真的有才。现如今多的是大师秉承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之豪气,在这浮躁的环境下入市,祝他们好运吧。

  • 极速影院网友唐婉娅的影评

    当你渴望一样东西的时候全世界都会为你让步,很欣赏男主坚持不懈的精神,但是有家庭了就该对家庭负责,还有他对妻子儿子说出的一些命令式话语就很令人不适。如果是个人奋斗史还能令人触动些。

  • 奇优影院网友虞舒君的影评

    很不错 演员演得很好 过程描绘得也很好 我一般不太喜欢那种看别人谷底翻身成功的故事 一开头就知道结尾 但是看男主成功却觉得他很值得。

  • 西瓜影院网友童露骅的影评

    在面临苦难和不幸时,我们应该知道什么才是眼前最重要的,该接受的,该放弃的,该学到的。一句哲理说得好,心态决定态度,态度决定习惯,习惯决定性格,性格决定命运。

  • 新视觉影院网友农寒红的影评

    当我们一无所有的时候会怎么样?机会,拼搏,选择,哪个更重要?我不知道,可能活着就有希望吧。

  • 琪琪影院网友杜莎燕的影评

    久闻大名但一直不太想看,最近看了拉片了解了一下电影的剧情和调度,感觉后半部分有点匆忙,专业人士解析的方式果然不一样。

  • 策驰影院网友令狐寒宽的影评

    视觉上和设定上没啥可挑剔的,不过真的挺俗套的耶,最终还是宣扬真善美。不过其中一些小细节挺棒的,脱离了常规思维去玩游戏。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