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也疯狂 无翼工番口番

邻居也疯狂 无翼工番口番

邻居也疯狂 无翼工番口番第一章

当赵毅告诉司机大叔去名苑别墅区的时候,大叔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毕竟那是个高档别墅区,能在那出入的人,怎么可能连私家车都没有呢。

再当司机大叔看到赵毅牵着公主一般的柳雪馨上车的时候,只能连连感叹自己老了,这小伙子看来有一身绝世的泡妞功夫啊,否者这样的女生,怎么可能跟他坐出租车呢。

宴会虽然不是很大型,但是也在江城最高级的明园酒店举行,排场还是不错的。

偌大的会场,当柳雪馨出现的时候,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在这位女神身上,很显然,今晚最亮眼的主角非她莫属。

站在柳雪馨身边的赵毅就显得有些多余,连个陪衬的绿叶都算不上,要不是柳雪馨紧紧的搂着他,很容易就被人忽视掉了。

“这是谁啊,以前没见过,居然能跟柳雪馨这么亲密!”

“听说范西铭对柳雪馨势在必得,这小伙子胆子可真是不小啊,跟范西铭做对。”

“会不会是外地来的富二代,不然的话,怎么驾驭得住柳雪馨。”

私下议论纷纷,柳雪馨带着赵毅走到了自己的姐妹淘面前。

一共三人,一身白色长裙的叶楠鹤立鸡群,不过柳雪馨出现之后,她的气场就被压了下去。

“雪馨,这位是谁啊,以前可从来没有见过你带男生出席活动。”

“没想到我们柳大小姐终于找男朋友了,真是羡慕死人。”

柳雪馨瞪了几人一眼,依次介绍道:“粉色这位是杨若涵,整天幻想自己是个公主,家里所有东西都是粉色的。绿色这位高冷的御姐名叫安若影。还有这位,叶楠,她们都是我最好的闺蜜。”

赵毅笑着一一打了招呼,物以类聚,古人诚不欺我辈啊,美女身边果然都是美女。

不过这些美女对赵毅来说也就是看看而已,他可不敢有其他的想法,否者柳雪馨这位征战召唤师峡谷悍将,说不得能提着菜刀追杀他。

“你们聊,我去找个安静的地方坐一会儿。”赵毅见她们开始聊一些闺蜜的话题,很自觉的走人了。

“雪馨,这是什么人啊,以前怎么没见过。”赵毅走了之后,话题就围绕着他展开了,杨若涵的圈子在江城不小,几乎所有的富二代都认识,但是对赵毅却没有半点印象。

“是啊,按理来说,江城圈子里的有钱人我们都认识才对,但是他看着实在面生。”安若影附和道。

对于赵毅的身份背景,柳雪馨从来没有多嘴问过,因为现在的相处模式很舒服,她不想去掏赵毅的家底。

“其实我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想去问。而且我还没跟他在一起呢。”柳雪馨笑着说道。

这句话听得三个闺蜜惊讶不已,连对方什么身份都不知道,而且看柳雪馨的样子,她这是要倒追的架势?

“柳雪馨,你不是吧,放着范西铭不要,你反倒去追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叶楠忍不住翻起了白眼,虽然范西铭的确是花心了一些,可这世上的男人,哪有不花心的,而且范西铭家里那么有钱,产业不仅仅是在江城,这可是个豪门阔少啊!

说起范西铭,柳雪馨眼神里就露出一股厌恶感,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要不是赵毅帮助碧水房地产渡过了难关,要不是云山会所的会员卡突然申请成功,不知道范西铭还会使出什么阴暗卑鄙的手段。

“别提这个人,我想着他就恶心。”柳雪馨一脸嫌弃的说道。

“哎,我的大小姐,你也不想想看,范西铭是什么人,他早就放话整个江城了,谁要是敢跟他抢你,他就玩死谁。你这位也不知道是黑马还是白马的王子,有资格跟范西铭玩吗?”叶楠一脸不屑的说道,其实她心底是喜欢范西铭的,哪怕明知道范西铭花心,只要范西铭愿意要她,她还是会贴上去,但是碍于柳雪馨才是范西铭的目标,所以只能在柳雪馨面前装出一副豁达的样子。

没想到她不要范西铭,却看上了一个来路不明的人,而且他的样子,也不像是什么豪门阔少。

叶楠家里也有些底蕴,但是她向往更加豪门的生活,范西铭就是她的终极目标,所以在她眼里,赵毅实在是没什么可取之处。

柳雪馨也很担心这件事情,因为柳擎苍说过了不会插手他们两人之间的事情,但是赵毅给柳雪馨带来过奇迹,所以她相信赵毅在面对范西铭的时候也会同样如此。

这时候,会场内走来两人,有些紧张,但表面上却装出一副见惯大世面的样子,这两人便是吴梦婷和杨丰。

“梦婷,这里的人可都是有钱人啊,我们等会儿可别乱说话。”杨丰紧张的对吴梦婷说道。

吴梦婷点了点头,她也不过是一个小职员而已,看到这种场面自然会紧张。但是她为了杨丰,必须要融入这个圈子,而且每每想到赵毅那个废物连这个圈子的边都摸不到的时候,她心里就会非常痛快。

吴梦婷不停的暗示自己,这里才是有钱人的地方,真正的上流社会,我今后一定会在这种场合游刃有余!

“那是赵毅!”吴梦婷突然愣在原地,她本以为自己能够出席这种场合就可以代表她比赵毅高一等,却没有想到赵毅居然也在这里。

杨丰已经被其他的女人勾去了注意力,完全没有听到吴梦婷的话。

吴梦婷逐渐要紧了牙关,他这样的废物怎么可能也在这里。

当吴梦婷发现柳雪馨走上前挽着赵毅的时候,更是如遭雷击,这个女人比她漂亮,比她身材更好,为什么会跟赵毅这么亲密!

很快,吴梦婷脑海里诞生了一个疯狂的念头,肯定是这个不要脸的家伙又无耻的勾搭上了她,估计还是把她骗到手的吧,否者她怎么可能跟一个废物在一起。

吴梦婷突然松开了杨丰的手,她要在这里揭穿赵毅的假面,让赵毅身边那个女人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赵毅,没想到我居然还能在这里看到你。”吴梦婷一脸嘲讽的对赵毅说道。

赵毅看到吴梦婷也很是讶异,这个宴会虽然不是多高端,但也不是吴梦婷有资格出现的。

“你是……”柳雪馨疑惑的看着吴梦婷。

“赵毅,没想到你被人包养还不够,居然还骗起了小姑娘。”吴梦婷故意说话很大声,因为她就是要吸引其他人的注意力。

而她这番话说出来之后,会场里的人全都转头看向了他们。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赵毅还没来得及说话,柳雪馨就怒了起来。

“他跟碧水房地产柳擎苍的秘书有一腿,这件事情难道还有假吗?人家老公都到公司找上门了,把他打了一顿。你不会不知道吧?”吴梦婷得意的看着柳雪馨。

“我就觉得奇怪,他这么一个穷鬼为什么可以出现在这种场合,原来又傍上了有钱人,赵毅你可真行啊,不管老的少的都应付得来。”吴梦婷一副尖酸刻薄的样子说道。

柳雪馨几个闺蜜顿时傻眼了,她们还在猜测赵毅是个什么样的人,没想到居然是个无耻男,靠着富婆包养!

“雪馨,你怎么会认识这种男人。”叶楠不屑的看着赵毅说道。

“雪馨,你不会是被他骗了吧?他是不是告诉他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啊。”杨若涵赶紧把柳雪馨拉到自己身边,不想让柳雪馨和赵毅靠的太近。

“居然还有这种不要脸的渣男。”

“不会是靠着包养的钱才把柳雪馨泡到手的吧?”

“真是个恶心的渣男,给我们男人丢脸。”

一旁那些看不下去的人纷纷唾骂,眼神中无尽的鄙视着赵毅。

这时候,人群中走来一人,一脸惊讶的看着赵毅。

“老同学,没想到居然在这碰上你。”穿上西装的马建明人模狗样,嘲笑的走到赵毅身边。

马建明!

赵毅对于他的出现非常意外,这家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马建明,听说他上学的时候有不少糗事,说出来让大家都听听啊。”当范西铭开口说话的时候,那些人才注意到了范西铭的存在。

“范少爷居然来了。”

“范少爷好,没想到你居然也出现在这种小场合,真是让我们颜面有光啊。”

“范少爷一来,这个宴会的档次立马就提升了不少。”

听着旁人的吹捧,范西铭脸上露出非常得意的笑容,挑衅的看着赵毅。

赵毅也算是明白了,看样子马建明是范西铭故意找来的,为的就是让他丢脸。

“来来来,接下来我给大家讲一讲我这位老同学的故事,那简直就是人生传奇,精彩无比啊。”马建明拍着手,把所有人都叫到了身边。

当马建明滔滔不绝的数落着赵毅以前多么穷困潦倒,又被他打过多少次,欺负得多惨的时候,一袭白西装的顾闯悄然走进了会场,很显然,这一个小小的宴会,不仅仅因为范西铭的到来而提升了档次,更是因为顾闯的出现,直接把档次拔高到了华北地区顶尖的位置!

邻居也疯狂 无翼工番口番

邻居也疯狂 无翼工番口番第二章

姚西风伤势略有好转,便转到了海城的华山医院,他还特地托人将消息带给了宋冉,然而,宋冉只是让人送来了花篮和慰问金,本人却没有出现。

姚西风外伤未愈,又添内伤,真是抑郁得不能自已。

不仅自己喜欢的人没来探望他,不喜欢的人还偏偏要来凑热闹。

之前被他搞大肚子的供销社社员倪艳芬每天都要提着骨头汤来看他,他真是烦不胜烦。

便赶紧出了院,那倪艳芬便又想见都见不到姚西风了。

市政文工团,宋冉去报道的时候,便正巧碰上了江凤,仇人见面,那是分外眼红啊,整个暑假,虽然宋冉没有在她跟前晃悠徒添她烦恼,但是,每次她来演剧的时候,都能听到观众议论:“那个叫宋冉的上哪里了啊?怎么好久都不出现了啊,我来就是想看她演戏的啊。”

真的是回回都能听到,她怎么能不恼火?

见到宋冉,她便阴阳怪气道:“哟,小舞台你不是看不上了吗?怎么如今还回来呢?”

宋冉云淡风轻地看她:“看来凤姐有所误会,电视剧呢,是李主任给我接的,剧团的舞台我永远都不会看不上,请您不要乱扣帽子啊,传出去,有损我声誉。”

该怼就要怼,她宋冉可不是软柿子啊,任你揉捏的。

江凤气的啊,她早知道宋冉一张刀子嘴,豪不让人的,她咬牙道:“既然拍电视了,那就安心拍电视,也不怕自己两边都要占好处,到时候一样都落不下。”

宋冉轻笑:“劳您费心了啊,我自己会平衡好的,毕竟不少观众是为了我来剧团看戏的,我不登台,岂不是辜负了别人的期盼。”

这是对江凤最大的打击,她差点气吐血,小贱蹄子真的能耐了,竟敢用软刀子伤她了。

可气归气,她却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李主任护着她,她的戏又好,很有观众缘,就连邵团长都有意无意地向着她。

她拿什么跟那丫头斗?

思来想去,只能从电视剧台柱子阮晴或者杨可那着手了。

江凤也不至于是完全没有脑子,她分析了一下,最终选定了同样演古装剧的阮晴下手。

阮晴二十八岁,生得挺媚,跟宋冉算是一个型的,如今李主任有意捧宋冉,且各个领域都有要参一脚的意思,江凤相信,那几个人应该多少都会有点危机感的。

宋冉演完一出雷雨之后,被李主任叫到了办公室,李主任端着茶缸喝茶,瞥了她一眼,哼了一声:“你这丫头,能耐了是吧?”

宋冉摸了摸脖子:“又怎么了?”

“有事也不跟我说,那么大个事,我到今天才知道,想去探望人家姚老板,人家都已经出院了,你说你,这样不是显得我们文工团太不懂礼数了吗?”

宋冉懒懒地坐在椅子上:“您要是想探望,上他家里探望,那也是一样的,姚老板会体谅您的。”

李主任瞪了她一眼:“以后在剧组,低调点,装个老好人的样子知道吗?你看阮晴,拍戏这么多年,也没见谁要害她过。”

邻居也疯狂 无翼工番口番

邻居也疯狂 无翼工番口番第三章

“啊,啊,痛死我了,痛死我了,我错了我错了,不要再打了,求求你放了我吧。”

江有欢满地打滚,口中连连求饶。

可是,她的开口求饶不仅没有换来停手,反而是换来了更重手,更重的力道,打在肉上。

很快就有了一个棍痕,而且棍子上的尖刺也毫不客气的挑起她皮肤上的肉丝。

嘶。

壮姑感觉头皮发麻,这手下得极重。

壮姑知道姑娘会发怒,可是没想到,发了这么大的怒,看着江有欢满身是伤的模样,她不禁也生出了一丝同情之心。

啪。

棍子竟硬生生的被打断。

叶琉璃这才停手,可是脚步却没有丝毫移动的意思,清冷的目光就这样看那个蜷缩在一处呜呜直哭惨不忍睹的江有欢。

“怎么,你觉得自己很委屈?”

声音冰冷不带一丝温度,冬日河水里的冰都没有她此时的声音冷,江有欢身子本能发着颤。

江有欢瑟瑟发抖,是,她是觉得很委屈,原本这一切都是她惹起来的不是吗?

若是三年前她不来,若是三年前她不坚持每餐喝苦药,不坚持每天剥花生,不坚持每天穿针,师太另眼相看的人就是她江有欢,而不是她琉璃了。

她,她也是喝药的,师太当年看她的眼神露出赞许,她高兴得恨不得抱着药碗睡觉,可是药太苦了,她实在是喝不下去,而且,她发现,她有一餐没有喝,师太也没有责怪,久而久之,她也就没有喝了。

可是,三年前看到她这般她突然就看到了当年的影子,所以,她在想,如果当年坚持下来了,又会是怎么样一个光景。

只是,没有可是,她毕竟没有坚持下来,也没有得到师太的另眼相看和赞许,师太的这种表情的眼神却给了三岁的琉璃,嫉妒之心猛的生了起来,更如杂草一般的疯涨了起来,一日盖过一日。

所以,她才处处对琉璃出手,处处挑她的刺,时时找她的茬,这样她的心里才好过。

所以,师太的伤,应该由琉璃来承担,而不是她。

“没错,我就是委屈,如果你不在,你不来,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我怎么会杀师太,我对师太是最敬重的……”

江有欢呜呜直哭,看上极为可怜。

叶琉璃冷笑不已,“你说你委屈,你说你敬重师太,可是,从我进门到现在,你可曾问过一句师太的情况?你可曾主动认过错?你从头致尾所说的一句话就是,‘你不是故意的,如果不是我’之类的话。”

呵呵,这就是她所谓的委屈,所谓的敬重,那,她还真是小看了这两个词了。

壮姑一怔,是啊,如果江有欢真的关心师太,真的不是故意的,为什么从来不听她问有着于师太的一句呢?

就算不是师徒之情,师太也养了她十年不是吗?

难道,一句关心的话都没有吗?

若不是姑娘提醒,她,还真叫这个江有欢给胡弄过去了,看着她被打惨,她还生了一丝同情?呵,她真是眼瞎了,怪不得姑娘要打断一根柴,照这样看来,就算是打断十根,也是活该。

“这……”

江有欢身子顿时瘫软,脸色比方才还要惨白,还要难看。

“所以,江有欢,不要在这里跟我说什么委屈和敬重,也不要在这里跟我说如果我在或不在的事,因为你的本性,就是坏的,你的心地就是丑的。”

“我……”

叶琉璃不理,继续说道,“我说过,我不会放过你,所以,你接下来的日子,好好享受着我为你布下的代价。”

江有欢这不是意外,而是心中积怨所致,或许,她之前针对的人只有她,可是之后就不一定了,她既然对师太动手了,那也就是说,她的怨恨已经转移到了师太的身上。

如果,今日她原谅了她一次,放过了她一次,或许她可以暂时沉静,可难保以后。

师太教养了她三年,她不能跟江有欢一样无情无意,她不会不管师太的死活。

所以,江有欢,你接下来的日子不是有欢,而是有苦,无尽的苦,只为了这一刀。

“不,不不,我错了我错了,琉璃,你放了我吧,不想死,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伺候师太的,我不会让她有事的。”

江有欢害怕了,从琉璃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让她害怕。

伺候?

她还以为自己有这个资格吗?

叶琉璃不理她那可怜的表情,只问一句,“刀子,是从哪里来的?”

“我,我捡的,就在我愤怒的时候,我突然就看到了眼前的一把刀,师太那个时候也正好过来了,她让我不要再针对你,还说要罚我,……说了一大通,所以,所以我就怒了,我就……”

她就刺向了师太。

“好,我知道了。”

一把刀,从天而降,恰好,又是在江有欢就要受惩罚的时候。

巧,好巧。

“……不要走,不要走啊,琉璃,我求求你放了我吧。”

叶琉璃怎么可能理这个无情无意的女人,放了她就等于第二次杀了师太,她看她这脸,像是那么笨的人吗?

脚步走得更快,更稳了。

江有欢看着远去的身影,心中一沉,她感觉,她将来的日一定不好过,后悔,她好后悔啊,为什么昨儿个要捡起那把刀,为什么要刺向师太?

可是,现在后悔已经没用了,大错铸就,等待她的,只会是无尽的黑暗。

……

精美花园。

“怎么样?”

宗政九看着手边的清茶,茶叶是从凌云寺带过来的,苦中带涩,茶中次品,好鲜嫩,倒也能入口。

杨焱看着这茶,主子是见叶大小姐生口嚼了才想要带过来的吧。

“回主子,江有欢被打,叶大小姐已经回到师太身边照应了,不过,叶大小姐最后要怎样处置江有欢,这就不得而知了。”

总之,下场不会太好就是。

“嗯,那那把刀呢?”

凌云寺是佛寺,不可能会有那样的刀具,而且这里还是一个穷苦人家都不愿进来的寺,更不会想到来这里给江有欢一把刀来杀师太了。

一切的解释只有一个,要么,就是别有预谋,要么,就是针对叶琉璃而来。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